-

這時,有一道黑影翻過圍牆,迅速落在李玄業的身側。

他對著李玄業拱手抱拳:“太子殿下,手下來報。”

“那枕水山莊莊主武直,已經帶人進城。”

在聽到武直名字的時候,李玄業的眉頭不由自主地微微挑動了一下。

雖然他顯得略微有幾分訝異,不過臉上表情不變,淡然說道。

“這武直能力不怎麼樣,來得倒是快。”

“不過,就算他來了又怎樣?”

“杭州城如今的情況彆說是他一個小小的武直,就算是明教教主來了,那也隻能乾瞪眼。”

“畢竟本太子為杭州城百姓準備的這種毒物,可不是他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輕易解開的。”

說完,李玄業又“啪”的一聲,將一顆黑棋子放在了棋盤上。

而那手下人這時又說了一句:“太子殿下,帶武直進城的是太後韋婉。”

“手下擔心,武直和韋婉會聯手。”

“韋婉如今在杭州城的百姓當中贏得了不少聲望,就算他們二人無法完全解毒,但也會對太子殿下後麵的行動,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影響。”

李玄業手裡握著的白棋子,放到一半還冇有完全落下就停了住。

他的眼睛眨了眨,隨後說:“不錯,不愧是本太子培養出來的人,說得倒是有幾分道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本太子就投桃報李,將武直之前送給本太子的禮物,成倍地還給他!”

“他武直不是想要救人麼?當太子就讓他所到之處,病情非但冇有減輕,反而日益加劇!”

說著,李玄業眼眸裡閃過一抹狠毒之芒:“你馬上派人給所有接觸過武直的杭州百姓飯菜裡加點劑量!”

手下人當下低頭拱手一拜:“遵命!”

黑衣人迅速翻身出了牆,太子發下的命令就等同於是聖旨,他的手下會無條件的去執行。

黑衣人迅速帶上兩個自己的跟班,悄悄來到杭州知府衙門旁邊的民宅。

他們並不清楚,武直究竟接觸了什麼人,反正隻要是杭州知府衙門旁邊的百姓就行。

他們翻過了圍牆,悄悄進入這戶人家的廚房,隨後從懷裡取出了一個小瓶子。

他打瓶封,動作異常小心地從瓶子裡,滴了那麼兩滴看似異常清澈的液體,入人家的水缸。

隨後,黑衣人轉身就要原路返回。

可是,當他經過自己兩個手下身邊的時候,卻發現這兩個人就像是被人點了穴一樣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黑人眉頭一皺,開口問:“你們乾嘛,怎麼還不走?”

然而這兩個人冇有回話,此時黑衣人身後的水缸水,突然放起了一層層漣漪。

接著,就有一頭烏黑黑的長髮,從清澈的水缸裡冒了出來。

黑衣人聽到身後有動靜,猛然轉身!

這時,他瞳孔驟然放大!

隻見這水缸裡,居然憑空冒出了一個穿著白衣披頭散髮的女人!

剛纔那水缸明明是空的,怎麼突然就冒出了一個人!?

黑衣人見狀,當下一身低喝:“敢在本大爺麵前裝神弄鬼,找死!”

黑衣人手握橫刀,朝著那白衣女人狠狠劈砍過去!

可是,這砍樹就跟切菜一樣的銳利刀鋒,卻無法給這個長頭髮女人帶來絲毫傷害。

刀子就像是劈砍在一團煙霧散一樣,冇有任何實質感!

黑衣人連續揮了幾刀,發現這白衣服女人似乎冇有實體。

儘管外形看著有些恐怖,不過黑衣人畢竟是李玄業身邊的高手。

這種招數他早就習以為常,當下一聲冷笑:“下三濫的幻術,也敢在本大爺麵前顯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