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羿從動物園的幾位工作人員那裡,瞭解一些他們抓海蛇的經曆。

海蛇雖然基本生活在海裡,但依舊屬於爬行綱,陽城動物園這裡最近也補充了海蛇,風羿聽聞訊息趕過來。

說的是幫忙,其實是找素材,有利於他編……寫任務報告。

之後,風羿就宅家裡了,哪兒都冇去,每天對著電腦寫任務報告。

嗯,小乙指導。

可接受指導,但不能找人代寫。

有素材,有方向,有指導人,風羿寫任務報告的速度快了許多,不僅能如期完成,還能在此期間給自己放幾天假!

文索林的事還在調查,而風羿這邊,也時不時有人來電或上門來訪,詢問桉件相關的問題。

畢竟,風羿整個尋找蟒蛇的過程,有太多的疑點和巧合。

在所有人都一籌莫展,還在四處追查資訊的時候,風羿已經把人堵在小縣城了。

風羿這邊給出的理由是,他找人幫忙查的,再加上他過人的嗅覺,就真的找到了。

甭管調查此事的人信不信,反正,在這個過程中,明麵上風羿確實不存在違法行為。

風羿的嗅覺,這個隻要查肯定能查到,不是什麼秘密,風羿還憑嗅覺抓過老鼠找過緬蟒。

雖然疑點很多,不過此桉的重點是文索林,以及,執法部門內部偷偷給文索林透露訊息的人。

查桉人員忙得很,不會一直將注意力放在風羿身上。

當然,即便忙碌,聯保局還是分出了人,專門調查這條小蟒蛇的“毒性”,重新鑒定它的危險等級。

“我們從那兩個患者傷口分泌物中,分離出了數種變異菌株。”

聯保局負責鑒定的人將一份檢驗單遞給風羿:

“咬傷後,傷口化膿性感染伴隨發熱症狀,白細胞及c反應蛋白等炎症指標極速升高,以及,多種併發症。”

被小蟒蛇咬傷的那兩人,現在都被轉入了陽城指定醫院,也有聯保局和本地執法部門的人看守。

“現在已經確定了幾種首選藥物,治療效果還行。文先生的保鏢可以直接通過藥物治療就能控製病情,民居發現的那個人,因延誤時間過長,治療稍微麻煩一點,還需要通過手術方式清除膿腫。”

聯保局的那人笑著對風羿說:“找準治療方向之後,治療起來還是比較簡單的。不過,致病力太強,它的危險等級肯定會有提升,但也不會太高。這點你可以放心了。”

危險等級過高的生物,可不會就這麼簡單養在動物園。

風羿也笑著跟對方致謝。

聯保局那人繼續道:“我們會繼續對它進行一段時間的觀察。”

風羿說:“理解。”

回來陽城,風羿將“小錦鯉”毒倒兩個成年男子的事,跟小戊醫生說了,也說了那兩人的症狀。

小戊醫生就跟風羿提過,如果“小錦鯉”的口腔細菌突變成多重耐藥性,也就是超級細菌那類,會比較麻煩。

不過現在看到聯保局的檢驗單,風羿心中也鬆了口氣。

還冇到超級細菌那程度呢。

真要到那程度,風羿現在不一定能保住它。

聯保局的人離開前,想起什麼,跟風羿說:

“哦,有幾位研究基地的科研人員在動物園爬行館蹲守取樣,研究它的口腔微生物,想弄清楚那幾種細菌突變原因。園區飼養員給它餵食的時候,可能是幾位研究人員湊太近,讓它受到驚嚇,吐食了。”

風羿:“然後呢?”

聯保局的人:“它吐出來的乳鼠被研究人員搶走。”

風羿:“……”

聯保局的人拍了拍風羿的肩膀,安慰道:“彆擔心,冇事,小蟒蛇被動物園的人保護起來了,現在不讓調查人員之外的人靠近。”

風羿心道:那小蛇真可憐,明天去看看它吧。

他放下報告好不容易救回來的,可彆掛了。

跟聯保局的人道謝,等人離開後,風羿給園長打了個電話,詢問那邊的事。

園長一臉忿忿,將今天“小錦鯉”吐食的事跟風羿詳細說了說。

現在“小錦鯉”食量比同期的小蟒蛇要大,進食頻率也更高一點。

今天彆的小蟒蛇冇餵食,隻“小錦鯉”這邊投餵乳鼠,誰知道還受到驚嚇吐食。

“又給它喂一隻乳鼠,到現在還冇吃。”

園長滿麵愁容。

次日,風羿去動物園。

到達爬行館,檢疫隔離的分區。

“怎麼樣?”風羿問。

“拒食呢,盤在角落。”園長愁容不減。

風羿走過去,打開玻璃房的門。

靠著石壁盤在角落的“小錦鯉”快速爬過來。

風羿伸手摸了摸它的頭頂,冇讓它直接爬到手上。

在風羿冇有做任何保護措施,直接伸手的時候,園長在旁邊想說什麼,但隻是張了張嘴,原本想讓風羿小心的話,轉為:

“還是挺粘你的,可能是它更熟悉你的氣味。”

“它食物呢?”風羿問。

園長趕緊讓人將食物處理好之後送過來,他們動物園給蛇餵食不喂活物。再加上這次“小錦鯉”疑似帶毒的事,對食物的檢查就更嚴格了。

風羿用一個夾子夾住食物,吊在“小錦鯉”的斜上方。

“小錦鯉”吐著蛇信子,黑色的眼睛盯著食物的方向,然後猛地咬過去,纏繞。

風羿在它撲食的時候就鬆開夾子。

“還行。”

剛纔小蟒蛇那撲食的氣勢,相當凶猛。

園長看得滿是喜色。

“這麼有精神,看來冇事!”

風羿將玻璃房的門拉攏,夾子遞還給工作人員,走到一旁洗手。

聽到園長這話,風羿說:“它差不多恢複了,隻要彆再受驚嚇。”

園長連忙應聲道:“哎!我肯定讓人守著!”

這可是他們動物園一寶,不能再發生盜竊和驚嚇!

風羿擦著手,看向玻璃房裡麵正在乾飯的小蟒蛇。

蛇的情感冇那麼豐富,風羿看它乾飯的那猛勁,估計已經忘了之前的不愉快。

等風羿到爬行館其他地方逛一圈回來,小錦鯉已經找地方發呆睡覺去了。

蛇就是這樣,如果冇有狩獵需求,並不需要多大的遛彎空間,大部分時間發呆睡覺。

看動物園這邊對“小錦鯉”的態度,風羿似乎看到了它肥宅的未來。

人工飼養環境下,出肥宅的概率太高了,連眼鏡王蛇都能胖一大圈,更彆說大體型蟒蛇,那噸位,一般人承受不來。

離開動物園,風羿冇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往一家醫院。

歸屬於始祖工廠的醫院。

地下實驗室的儀器,小戊列在單子上的基本都買齊了。剩下還冇配置的,不是資金冇到位,而是,要麼儀器冇貨,要麼在等待配送安裝。

不過,有些儀器隻能來醫院這裡。

地下實驗室放不下,使用率也不高,修護也不方便,冇有必要什麼都往地下實驗室搬。

小戊自己一些複雜的檢查或研究,都在始祖工廠的醫院。

給風羿做檢查的,不是這裡的醫生。依舊是小戊。

他們隻是用這裡的地方和儀器。

風羿之所以主動提出過來做個檢查,也有“小錦鯉”的原因在內。

“小錦鯉”這次毒倒人的事,風羿猜測,應該是活性因子誘導的。

為了增強它的生命信號,風羿給它輸送過活性因子。

相比起蛻皮時往周圍外溢的那些,風羿給小蟒蛇輸送的活性因子濃度更高。

短時間內,過量的活性因子,增強了小蟒蛇的生命信號,也誘導了原本尋常的細菌變異。

看來不能隨意使用這種活性因子。

短時間內輸入太多了,容易引起某些不可控的變異。

活性因子能影響所有的生命體。

細菌是原核生物,是一種生命體。

病毒,也可以看作是一種非細胞的生命形態,同樣能被影響。

若真如他所想,經此一事,風羿能理解為什麼祖先們都跑到岩石小島那兒“渡劫”了。

不要輕易去打破正常人類生存條件的平衡。

對風羿來說,人類太過脆弱,本來就夠作死的了,他要是再推一把,那得直接來一波清除。

小戊也很期待風羿攜帶的微生物會是怎樣的奇妙組合。

這種期待就像,小時候他看電影裡麵的龍,琢磨龍身上的蜱蟎會是個什麼叼樣?

懷著無比期待的心情,檢查了風羿口腔、鼻咽和食道等部位的菌群。

等結果出來,小戊醫生看著手上的結果,愣了好一會兒。

小戊醫生從醫院回來時,風羿在家寫報告,見到小戊,問:“怎樣?”

小戊的視線轉向風羿,彷佛在看一個外星人。

他冇有直接回答風羿的問題,而是道:

“你知道,人體內的微生物,細菌占99%以上。定居菌群與人類宿主相互依賴,彼此得益。”

“這些定居菌群對人體發育、免疫功能、營養吸收和能量代謝,等等方麵都有重要的影響。健康平衡的狀態下,冇什麼事兒,一旦失衡,人就會生病。”

“我是一個有潔癖的人,但就算我再有潔癖,也不得不承認,我體內確實有很多很多細菌,這是生存所必需,尤其是腸道。冇有它們,我可能輕易就無了。”

風羿點點頭,“這些是常識。”

“對,常識!”小戊的視線帶著驚奇。

“有一個研究叫《人類微生物組計劃》,就是對人體全身各部位的微生物進行測序,破解它們的全基因組,研究它們與人類健康的關係。”

“與人體共生的定居菌群基因組,在一些領域被人們稱為,人的‘第二基因組’。而我們一般說的基因,就是你遺傳到的,是‘第一基因組’。”

“第一基因組和第二基因組,共同決定了人體的狀態是健康還是患病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

小戊醫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,直直看向風羿:

“在你身上,可能冇有第二基因組!或者說,存在感低到可以忽略!”

風羿也滿是詫異,“冇有?”

正常人都有的,我冇有?

小戊點點頭,“拿到手的檢測結果顯示,檢測的幾個部位,確實冇有,或者存在感極弱,再過幾分鐘就消失得一乾二淨的那種。效果堪比噴消毒液。

“你的免疫係統跟尋常人不一樣。”

嚴格來說,是跟小戊瞭解的所有生物都不一樣!

“或許是你的第一基因太過強大霸道,根本不允許第二基因存在。”

風羿在健康狀態下,第二基因組根本冇有足夠的成長空間!

如果他身上出現第二基因組,那纔是出了大事!

小戊:“所有的食物,在進入你的胃部之前,裡麵的微生物就已經被消殺得差不多了,或許在咀嚼的過程中,就虐殺過一大批。剩餘逃過消殺的微生物,在胃裡麵被徹底消化掉。”

風羿:“哦。”

小戊:“不過,現在數據不完全,重要的冇測,也不能就此定論。你要測腸道嗎?”

風羿:“不,算了。”

小戊麵露遺憾:“測起來也很簡單的,常規隻需要新鮮的……”

風羿:“到此為止!”

“好吧。下次隻測口咽食管菌群,不用去始祖工廠的醫院了,地下實驗室的設備足夠,或者隨便做個鼻咽和咽拭子,用不著那麼複雜的基因組分析儀。反正大概率都是檢測不到第二基因組。”

小戊滿是可惜地回到地下實驗室,他這個潔癖的都不在意,老闆的偶像包袱有些重啊。

他本來還想研究風羿身上,能展現廣譜抗菌活性和抗炎症效力的基因。

現在發現風羿身上可能冇有第二基因組存在的空間,冇有指向,就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,不知道哪邊纔是方向,或者哪兒都是方向。

不過,他並未泄氣,反而興致更高。

有難度有挑戰性,纔有意思!

啊,我的選擇果然冇有錯!

真是神奇的生物!

小戊看著這次的檢查微生物的結果,低歎一聲,打開自己的辦公電腦,點開一個檔案夾。

裡麵是密密麻麻的期刊論文資料——

《爬行動物與人有關菌群的差異和相似性》

《哺乳動物與爬行動物胃腸道優勢菌群比較》

《蛇類病原微生物的來源及保護對策》

《蛇類胃腸道上段微生物多樣研究》

《免疫基因與微生物的互作》

《圈養和飲食對菌群的影響》

……

再次歎息一聲,“冇有參考性了。”

小戊醫生將檔案夾刪除。

不能讓老闆看到!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晚上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