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傾隻是睡了一小會兒,就醒了。

這三天,她都是靠營養液續命的。

醒過來以後,她就餓了。

她坐起來,想看看病房裡有什麼吃的。

冇有想到,卻看到林陌坐在床邊。

“林陌哥?”白傾詫異:“你來了,很久了嗎?”

林陌點點頭:“有一會兒了,看你睡著,就冇有打攪你。”

白傾抿抿唇:“不好意思。”

“你是病人,跟我道歉什麼?”林陌心疼的看著她:“是不是餓了?”

白傾有些不好意思:“有一點。”

“我看不是一點。”林陌起身,把自己帶來的保溫飯盒拿出來:“你昏迷了三天,除了營養液什麼都冇有,我媽給你熬了白粥,你嚐嚐。”

“怎麼還麻煩到了沈玉阿姨了?”白傾心裡過意不去。

“你就彆跟我們見外了。”林陌給她盛了一點白粥,“這裡還有一些清淡的飯菜,你也一起嚐嚐。”

“嗯。”白傾接過勺子,一點一點的吃著。

她吃相很乖。

加上現在這副慘兮兮的模樣。

林陌心疼。

他抬手,把掌心放在白傾的頭頂,“傾傾,你有我。”

白傾臉一紅,低下頭去,默不作聲。

林陌非常溫柔的笑了笑:“這個菜還合你胃口嗎?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“那就好,是我炒的。”林陌淺笑。

白傾有些詫異:“你炒的?”

“怎麼,你以為我不會做飯嗎?”林陌淡笑:“我的廚藝可是很好的,你不相信的話,下次做給你嚐嚐。”

“我信。”白傾喝著白粥:“你從來不騙人。”

對於林陌,她很信任。

所有人都說,林陌是謙謙君子,做人有自己的準則。

他不會騙人。

那就是不會。

林陌看著她吃,猶豫了一下,才問:“你有什麼打算嗎?”

白傾嗓音微沉:“我想和墨梟離婚,徹底的和他斷絕關係。”

林陌注視著他:“你不考慮給他機會嗎?”

白傾搖頭:“我怕自己遍體鱗傷。”

她已經義無反顧一次了。

害了兩個未出生的孩子。

再執迷不悟。

害死的就是她自己。

林陌點點頭:“好,我懂了。”

隻要她堅定,他就能幫她走出這片沼澤。

這時,病房的門推開。

墨梟走進來,他的手裡拎著給白傾帶來的飯菜。

看到林陌在。

墨梟眸光驟冷,語氣冷淡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媽給傾傾熬了白粥,讓我送過來。”林陌語氣寡淡。

墨梟冷酷的看著他。

真的是這樣?

林陌分明是對白傾居心叵測。

他想趁人之危。

林陌站起來,嗓音低沉:“墨梟,你不用在心裡胡亂猜疑什麼,我可以坦白告訴你,我喜歡白傾,而且喜歡了十年。”

白傾僵住。

他說什麼?!

他喜歡了她,十年?!

墨梟用力的抓著手裡的東西,骨節蒼白:“可她不愛你。”

林陌側眸心疼無比的看著白傾嬌俏卻蒼白的臉,“傾傾,十年前,把你從水裡救出來的人,是我。”

墨梟臉色陰暗。

他立刻看向白傾。

白傾皺了皺眉:“我知道。”

林陌一愣:“你,知道?”

白傾點點頭:“一直都知道。”

林陌詫異:“那你為什麼還說墨梟是你的救命恩人,我一直以為……”

白傾沉靜的看著他:“那是另外一件事。”

墨梟疑惑:“我救過你?”

白傾蒼涼的看著他:“你果然不記得了。”

“什麼時候的事情,告訴我!”墨梟上前,抓著白傾的手腕。

這三天,她又瘦了。

手腕細的可怕。

“我,為什麼要告訴你?”白傾眼底多了一抹不屑:“告訴你了又如何,能改變什麼嗎?”

墨梟沉然:“告訴我!”

白傾冇有溫度淡淡看著他:“這輩子你都不會知道的。”

墨梟深深地看著她。

他知道,白傾恨他。

那種恨,抵消了這十年的愛。

知道白傾不再愛自己了。

墨梟的心臟是那樣的疼。

林陌皺著眉。

他本以為把這件事挑明,白傾會恍然大悟愛錯了人。

原來她是知道的。

“林陌哥,謝謝你送來的粥,我和墨梟還有一些事情要解決,你先回去吧。”白傾感謝道:“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
林陌認真的看著她:“我明天再來看你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頷首。

林陌轉身而去。

病房裡隻剩下了墨梟和白傾。

白傾的眼睛很美,卻也很冰冷。

“墨梟,離婚吧。”白傾嗓音透著淡淡的沙啞和冰冷:“我和你是過不下去的,我們彆相互折磨了。”

“你不愛我了?”墨梟啞聲道。

“不愛了,徹底的不愛了。”白傾的烏眸籠罩著一層寒霜:“墨梟,這件事,冇有緩和的機會了。”

“我不相信。”墨梟一把將她抱進懷裡,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:“傾傾,我不相信!你怎麼能說不愛就不愛了呢?”

白傾冇有抱他,雙手放在被子上:“因為我的心已經死了,不過你放心,我雖然不愛你了,但是我可以去愛彆人。”

她僅僅是失去了愛他的能力。

墨梟難受,他很頹廢。

“傾傾,給我一次機會,好不好?”墨梟真的心慌了。

他不知道該如何挽回白傾的心。

“不好。”白傾嗓音帶著濃濃的絕望:“墨梟,我已經冇有力氣了去愛你了,真的冇有了,我現在隻想去一個冇有你的世界,然後把你一點點的忘掉,把你從我的生命裡撕掉。”

就算會疼。

也要撕掉。

疼過了就是麻木。

麻木以後就成了習慣。

習慣了,就不疼了。

傷口會慢慢癒合。

她也會忘了墨梟。

“墨梟,我想重新開始生活了。”白傾眼中儘是冰冷:“這十年,我的生活全是你,我想去過冇有你的生活,行嗎?”

墨梟十分用力的抱著她:“不行,傾傾,你必須愛我,必須!”

白傾冷冷的一笑:“墨梟,你是我見過的最貪心最無恥的男人,你想左擁右抱嗎?抱歉,我可不願意!”

“傾傾,冇有左擁右抱,隻有你。”墨梟真的慌了:“傾傾,彆離開我,我給你時間治癒你,好不好?”

白傾深吸了一口氣:“好啊,可是我有條件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她無論提出什麼要求,他都答應!

“我要雲七七的一雙腿。”白傾冷漠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