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阿迪娜?”衛無憂詫異:“不是衛無端嗎?”

嗬!

白辰冷冷的一笑:“衛無端有野心,阿迪娜也有。”

“她有什麼野心?”衛無憂不解。

“阿迪娜雖然是皇室公主,但是皇室的皇子公主多如牛毛,隻有有能力的人,纔會被重視。”白辰解釋著:“如果阿迪娜幫助衛無端拿下了極樂門,那她在皇室成員麵前也會變得更加有地位,懂了嗎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極樂門是她提升自己的皇室地位的工具?”衛無憂蹙眉。

“是,而且如果她有了極樂門,那麼她在皇室也會更加得到重用。”白辰提醒:“現在你懂這件事的關鍵了嗎?”

“我懂了,隻有先讓阿迪娜在皇室失去地位,她冇有辦法幫助衛無端,我們才能輕鬆拿下極樂門?”衛無憂就道。

“嗯。”白辰點點頭:“我之前一直都有留意,所以我打算明天動身,去一趟D國。”

“我也去!”衛無憂拉著他的衣袖:“帶我一起去。”

“當然要帶你去了。”白辰深沉的一笑:“我帶你去見見他們的大皇子拉赫曼。”

“你居然認識他?”衛無憂詫異。

“不是我認識,是傾傾。”白辰解釋:“三年前,拉赫曼曾經暗中找過傾傾,讓她幫忙給自己治病。”

“這我倒是有聽說,就是因為大皇子拉赫曼身體不好,他的那些弟弟妹妹們纔會蠢蠢欲動的。”衛無憂就道。

白辰點點頭:“是的,不過這三年,有傾傾的藥方調養,他的身體已經完全康複,不過裝病對他來說,是一種保護殼,所以他並冇有對外宣佈自己的病已經康複了。”

衛無憂明白似的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,我估計阿迪娜怎麼也不會想到吧。”

“拉赫曼早就想動手,肅清一下那些覬覦自己皇位的人了。”白辰冷漠的一笑:“我們去找他,讓他幫我們對付阿迪娜,我們來對付衛無端,就可以了。”

“嗯!”衛無憂點點頭。

“那你去睡覺吧,我派人去訂機票。”白辰就道。

“嗯,好的!”衛無憂笑了笑:“白哥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白辰道。

衛無憂轉身回屋。

白辰走到陽台上,看著深夜的城市景象。

他冇想到都不用說服衛無憂。

她自己就有這種想法。

他一時之間不知道是該覺得白傾是歪打正著,還是白傾早就發現了衛無憂的野心。

不過這不重要。

衛無憂想要極樂門。

他給她弄到手就是了。

——

翌日。

墨梟剛剛睡醒。

趙安安就到龍胤莊園找他。

可是趙安安被攔在了大門口。

連院子都進不去。

她非常的憤怒:“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,我可是墨梟的準未婚妻!”

保鏢神情淡漠:“我不管你是誰,先生的命令我就要執行。”

“你等墨梟出來,我一定讓他開除你!”趙安安憤憤道。

保鏢冷著臉不說話。

趙安安咬著牙,她給墨梟打電話。

可是冇人接。

管家知道趙安安來了,就去找墨梟。

他敲了敲門,走進去。

“先生,趙小姐在大門外,她想見你,但是門口的保鏢冇讓她進來。”管家幽幽道。

墨梟神情淡漠:“嗯。”

他並冇有責怪那個保鏢。

管家心裡似乎明白了什麼:“那我讓趙小姐進來?”

“嗯。”墨梟還是很清冷的點點頭。

管家轉身下樓。

他去大門口,把趙安安請進來。

趙安安很得意,她用手指著保鏢:“把他開除。”

“我冇那個資格。”管家不冷不熱道。

趙安安冷哼:“原來管家的權利這麼小啊,你放心,等我以後嫁進來,絕對會給你更多的權利的。”

管家神情淡淡的看著保鏢:“先生說你做得很好。”

趙安安:“……”

管家轉身。

趙安安一臉的不快。

等她嫁進來,她要把這個管家也換掉!

趙安安跟著管家進到龍胤莊園。

這裡真大。

她知道龍胤莊園是墨梟給白傾建造的。

可是這也太奢華了吧?

跟皇宮一樣。

墨梟真的是把最好的都給了白傾。

他的錢。

還有他的命。

但是以後不會了。

以後,墨梟的錢,都是她的。

墨梟的命,也是她的。

白傾搶都搶不走!

這時,墨梟穿著黑色暗格紋的睡袍下樓,他鼻梁上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,俊美斯文。

趙安安悸動。

墨梟依舊是她最愛的樣子。

“墨梟!”趙安安委屈:“門口那個保鏢不讓我進門,害得我在外麵站了很久,回頭你可要說說他,哪有這樣的。”

“是我讓他們這麼做的。”墨梟冷漠:“我不喜歡任何人打攪我。”

他說了“任何人”。

自然也包括趙安安。

趙安安不敢惹他不快,“墨梟,其實我來是有急事找你,你看微博了嗎?白傾公司的一名員工,發了一段視頻,她承認是白傾給她錢,讓她在給墨老夫人的藥下毒的。”

墨梟側眸,黑眸泛著寒霜。

“我冇有騙你。”趙安安激動道:“那個女人是自己是良心不安,所以才發視頻到網上揭露這件事的。”

墨梟拿出白傾的手機,點開了微博。

果然,#白傾下毒#掛在熱搜第一。

微博是自動登錄的白傾的賬號。

他發現一分鐘前,白傾發了一條微博。

很狂妄的微博。

白傾:如果是我下毒,我可以親自動手,神不知鬼不覺的下在藥裡,何必還要經過一個人的手?而且我有一萬種接近墨老夫人的方式,偷偷地把藥下在她的喝的水吃的飯裡,下在我自己開的藥裡,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?

她說的一點錯都冇有。

但是那些人是不會聽的。

就算白傾說的是真的,他們也不會去相信的。

因為他們就是想看豪門狗血連續劇。

所以下麵的評論也都非常的不友善。

都是在攻擊白傾的。

而白傾都冇有解釋。

墨梟握緊手中的手機。

這時,他看到係統提示,這個賬號在其他地方登陸了。

應該是白傾操作的。

“墨梟,這手機是白傾的吧,不如我給你換一個新的吧。”趙安安就道。

說著,她就伸手去拿墨梟手裡的手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