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們趁著爹地失憶騙他,你們太可惡了。”念念很生氣。

上次沈晚去找過他們以後,回來就跟墨老夫人說了這些事。

她在旁邊都聽見了。

“你這個小孩子,怎麼能如此的胡言亂語呢,一點都不可愛。”趙安安幽幽道。

“嗬。”白傾忽然冷笑。

所有人都看著她。

“趙安安,我女兒從來不撒謊,你說話最好經過大腦。”白傾眼神冰冷:“倘若你再敢冤枉我女兒,我肯定不會讓你好過的,到時候我不管你是誰的未婚妻,我都不會放過你的!”

趙安安抿著唇。

白傾冷冷的看著墨梟:“墨梟,你可以不記得任何人,但是對如果對自己的孩子是這樣的冷漠,那你趁早不要做他們的父親!”

她摘下手上的鑽戒。

她拉過墨梟的手,把鑽戒放進他的掌心:“還給你!”

說完,她拉著想想和念念就走了。

墨梟幽幽的看著掌心的鑽戒。

眼神閃過一抹寒意。

趙安安嘴角微微一勾,太好了!

墨梟握緊手指,碩大的鑽石有些硌手。

他把鑽戒放進了口袋。

封天決幽幽的一笑:“墨梟,我們也進去吧。”

墨梟薄唇微抿,跟著他們走進了對麵的西餐廳。

他往兒童餐廳裡看了一眼,就看到白傾帶著想想和念念坐在餐桌前。

白傾正在給念念擦著眼淚。

“媽咪,我不喜歡爹地了。”念念委屈。

她是墨梟一手帶大的。

情感很深。

這五年,墨梟哪對她這麼冷淡過?

念唸的心理落差很大,一時之間無法接受。

白傾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,“念念,你爹地是因為失憶纔沒有想起你的,不過他很快就會接受你是他女兒這件事的,等他想明白了會來找你的,不要哭了,好嗎?”

念念哭得一抽一抽的:“為什麼爹地會失憶?失憶了就失憶了,為什麼爹地要和那個女人在一起?那個女人說我不可愛,爹地都不替我說話。”

白傾微微一笑:“誰說我們念念不可愛的,那是她眼瞎。”

念念吸吸鼻子,總算是不哭了。

這時,兒童套餐也已經端上了桌子。

白傾拿起一根薯條,蘸了番茄醬,放到念唸的嘴邊。

念念張嘴吃下去。

小姑娘終於是不哭了。

想想則是很優雅的拿著兒童用的叉子在吃飯。

小傢夥天生帶著貴氣。

飯吃到一半的時候。

想想放下手裡的叉子:“媽咪,我去一下洗手間。”

“要不要我陪你?”白傾問道。

“不用。”想想站起來:“媽咪,你照顧妹妹就好。”

他轉身而去。

白傾看著想想,不由得歎氣。

“媽咪,你怎麼了,為什麼歎氣?”念念好奇。

“冇什麼,就是覺得你哥哥他太懂事了。”白傾擔心道。

念念不明白:“太懂事不好嗎?”

“懂事當然好了,可是他把什麼都憋在心裡。”白傾有些無奈:“其實我更想讓他活得像一個小孩子。”

“可是哥哥和我一樣,就是小孩子啊。”念念不明白白傾話裡的意思。

所以白傾和她說的,是驢唇不對馬嘴。

白傾無奈的一笑:“可是他這個小孩子和你這個小孩子是不一樣的。”

念念露出苦惱。

白傾淡笑:“彆想了,等你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明白了。”

“哦。”念念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

不過她確實和哥哥不一樣。

哥哥可是天才。

想想去了對麵的西餐廳。

他正好看到墨梟起身去洗漱間。

他跟了過去。

墨梟冇想到想想會跟進來:“你有什麼事?”

“你真的失憶了嗎?”想想嚴肅的問。

“是。”墨梟並冇有欺騙任何人。

“當初媽咪失憶,你也生氣她忘記了你,忘記了我和妹妹。”想想認真道:“但是媽咪卻冇有和你一樣,隨便就和其他人訂婚,如果你要選擇那個女人,那是你的事情,但是我和妹妹會真的離開你,離開這裡!”

墨梟深冷的看些自己的兒子:“這是你媽媽告訴你的?”

“不,這是我和妹妹的決定。”想想蹙著眉:“我隻是想告訴你,就算你冇有恢複記憶,也不應該被壞人牽著鼻子走。我說完了,再見。”

想想轉身離開。

墨梟擰眉。

這個小傢夥真像她。

想想回到了兒童餐廳。

白傾蹙眉看著他:“你怎麼去了這麼久?”

“嗯,洗手間剛纔冇有水,我等了一下。”想想回答。

白傾幽幽的看著他。

胡說!

她明明看到想想是從外麵進來的,他根本就冇有去洗手間。

“吃東西吧。”就道。

想想點點頭。

他們吃完飯就走了。

離開的時候,念念朝對麵的西餐廳看了一眼。

她的眼中帶著濃濃的失望。

白傾什麼話都冇有說,她帶著兩個孩子離開。

西餐廳裡。

封天決幽幽的一笑:“墨總,等你和安安訂婚那天,封家會來很多人祝福你們的。”

趙安安羞澀。

墨梟黑眸鋒利:“什麼訂婚?”

“你忘了,還有五天,就是你和安安訂婚的日子啊。”封天決回答。

墨梟冷冰冰道:“趙安安,看來我說過的話,你都當成了耳旁風。”

他不悅的站起來。

“墨梟!”趙安安非常的激動,她拉住墨梟的手:“你彆這樣,我們不是……”

“我們?”墨梟冷然:“誰跟你我們?”

趙安安臉色泛白。

封天決冷冷睨著墨梟:“怎麼,你不想和安安訂婚?”

“我從來冇想過。”墨梟冷酷道。

趙安安:“……”

怎麼會變成這樣?!

“墨梟,你要臉,難道安安就不要了嗎?”封天決氣道:“她可是趙家的千金,怎麼能被你這麼戲耍!而且你看看她的左手,一直都抬不起來,也用不上力氣,她豁出去命去救了你,你非但不感恩,還這麼對她,太過分了!”

墨梟淡漠道:“她救了我,我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報答她,我還是那句話,除非我想起了一切,不然我不會和她在一起。”

說完,他邁步而去。

“墨梟!墨梟!”趙安安朝著他偉岸的背影喊著。

可是墨梟還是一走了之,頭都冇有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