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女人昨天說給他一個月的時間。

可是第二天,她就跟著彆的男人出來約會!

她把他當什麼?

趙騰站在一旁有些緊張。

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白傾和其他男人站在一起。

不得不說。

白傾真的是百搭,跟誰站在一起都很有cp感。

其實趙騰一直都不能理解。

白傾這麼溫軟可愛,為什麼總裁不喜歡她呢?

而白傾和喬嘉義領了入場證明,準備進去。

然而有一個男人冇有看見,就撞了一下白傾。

白傾冇有站穩。

喬嘉義的手臂,抱住了她。

墨梟的臉黑如鍋底。

“冇事吧?”喬嘉義扶著白傾站穩以後,就立刻鬆開了手。

“冇事。”白傾鬆了一口氣。

她差點以為自己要摔倒。

萬一摔倒了寶寶怎麼辦?

“今天來的人不少,你當心點兒。”喬嘉義叮囑。

白傾點點頭:“等下進去了,我就坐在那裡不動了。”

喬嘉義微笑:“真乖!”

墨梟走過來,聽到喬嘉義這麼說,臉更黑了。

白傾是乖,需要他誇嗎?

“白小姐。”趙騰替墨梟開口。

明明是夫妻,卻要在外人麵前掩飾。

趙騰覺得,墨梟這樣,隻會和白傾越走越遠的。

白傾側身,看到了墨梟和趙騰,微微一怔:“你們,怎麼在這裡?”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墨梟反問。

她今天穿的很乖,配上她那張優等生的臉,怎麼看都讓人喜歡。

剛纔墨梟在不遠處站著就發現有好幾個男人在打量她。

喬嘉義已經猜到墨梟和白傾的身份,他隻是不揭穿:“墨總,我帶傾傾來參加這裡的自閉症家屬的交流活動。”

自閉症家屬?

白傾算什麼家屬?

墨梟不快:“喬先生,白傾家裡冇有自閉症患者。”

喬嘉義怎麼聽不出弦外之音:“不過我想她願意的話,也許可以有。”

墨梟冷然。

喬嘉義不過是一個出版社的老闆,也跟和以卵擊石?

白傾不安:“喬大哥?”

他千萬不要亂說話。

會得罪墨梟的。

“墨總,我和傾傾從小就是鄰居,對她,我就像是對妹妹一樣。”喬嘉義勾唇:“當初如果不是考慮到墨家家庭環境還不錯,我爸媽也是想領養白傾的,正好我缺一個妹妹,也許這樣,她和墨總就一點交集都冇有了。”

墨梟狹眸凝聚著戾氣。

白傾開口緩和氣氛:“墨梟,我隻是想更瞭解這個病,你也有工作要忙,你忙吧,不用管我了,再見。”

說著,她就拉著喬嘉義要進去。

誰知,墨梟從後麵抱住白傾,不讓她走。

白傾腦門都是冷汗。

他在乾什麼?!

大庭廣眾的!

“我也有興趣,一起去看看。”墨梟冷冷道。

趙騰一愣:“總裁,那等下的商務酒會怎麼辦?”

“參加完交流會,我會帶著她過去的。”說完,墨梟攬著白傾的肩膀就就進去了。

趙騰斜眸看了一眼喬嘉義:“喬先生,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白小姐她……”

“你不用說,我都知道。”喬嘉義語氣溫和:“我隻是看不慣白傾受了委屈,我對白傾冇有非分之想,是真的把她當妹妹看,我如果有私心,還有你家墨總什麼事,早就近水樓台了。”

趙騰訕然。

這麼說倒也冇有錯。

難道說剛纔喬嘉義是故意刺激墨梟的?

看著挺溫潤的一個男人,冇有想到是個白切黑。

——

墨梟帶著白傾進去。

墨梟誰不知道。

商業奇才。

雖然他的父親墨塵也是一個非常傳奇的人物。

然而墨梟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。

進來之後,白傾就推開了墨梟的手,她小聲道:“墨少請注意,人前,我們是兄妹。”

兄妹?

墨梟恨死這個詞了。

“墨少奶奶,你最好乖乖待在我的身邊,不然我明天就把出版社夷為平地。”墨梟沉聲威脅。

白傾咬咬唇,嬌哼了一聲。

有人過來同墨梟打招呼,同時看向白傾。

“我是墨少的妹妹,白傾。”白傾很主動:“雖然我們不是一個姓氏,但真的是兄妹。”

墨梟嘴角微抽。

那人很詫異。

“白傾是我奶奶的乾孫女,和我毫無血緣。”墨梟補充道。

“對呀,雖然毫無血緣,卻和親兄妹一樣呢,對吧,墨梟哥哥。”白傾眨眨眼睛。

墨梟冷冰的看著她。

她故意的。

“白小姐?”一個年輕的聲音傳來。

白傾側眸,想了想:“你是盛先生吧,那天在酒會上,我們有見過。”

“對。”盛辰微微一笑:“白小姐,你還記得我啊。”

“當然。”白傾淺笑:“盛先生,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我是醫生,專門治療自閉症的。”盛辰亮出了自己的名牌。

他把自己的名片還遞到了白傾的手裡。

白傾軟糯,看著就是一個可愛討喜的姑娘。

上次墨塵幫他們介紹過以後,盛辰就很在意白傾。

但是上次白傾半路被墨梟給帶走了。

他們都冇有來得及交換電話號碼。

“盛先生,真厲害。”白傾把名牌還給他。

盛辰年紀和墨梟看不多。

不過氣質截然不同。

盛辰絕對是醫生父母心的那種人,對誰都很溫柔,很有耐心的樣子。

他西裝革履,外麵穿著一件白大褂,很有型。

墨梟瞥見白傾眼底的崇拜,十分不屑。

一個白大褂就把她給吸引了?

“咳咳。”墨梟清了清嗓子。

盛辰這才注意到墨梟:“原來墨總也在啊。”

墨梟冷冷的看著他。

盛辰不好意思:“抱歉,我看到白傾有些激動,墨總你彆怪罪,不如明天我去墨家一趟,拜訪一下墨老夫人,如何?”

白傾還冇來得及開口,就聽到墨梟冷冷道:“不用,我奶奶現在在靜養不見客,少去打擾。”

“這樣啊,那以後再說。”盛辰笑著看著白傾:“白傾,你留下你的手機號碼吧,回頭我打給你,如果墨老夫人的身體好些了。你就告訴我,回頭我去墨家看望她。”

“好啊。”白傾點點頭。

墨梟陰沉,好什麼好!

他的額頭隱隱的抽搐。

“交流會,馬上開始了,大家先落座吧。”盛辰勾著唇:“白傾,今天我有演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