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傾深沉道:“那就先抽血然後去化驗一下。”

醫生立刻讓護士來弄。

白傾給小女孩檢查了一下。

她聲音溫柔:“小朋友,你聽見了嗎?”

小女孩閉著眼睛。

“小朋友,你聽見了嗎?”她又試著叫了一聲。

這時,小女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。

“你醒了,你叫什麼?”白傾問道。

“姐姐……”小女孩迷迷糊糊的。

“放心,那個姐姐冇事,你叫什麼?”白傾又問。

“鳶鳶,我叫鳶鳶……”小女孩回答,說完,她又昏迷了。

醫生蹙著眉:“白醫生?”

“報告呢?”白傾站起來。

護士跑過來:“白醫生,這是報告!”

白傾看了一眼,清冷道:“血小板值很低,其他的指標也非常不正常,她可能有白血病。”

醫生和其他護士都愣住了。

“先送到病房吧,想辦法聯絡她的家人。”白傾就道。

“好的。”醫生點點頭。

白傾轉身從裡麵出來。

喬嘉義跑來:“傾傾!”

“喬大哥,麥麥已經送到病房了,她頭受傷了。”白傾解釋著:“要看過ct才知道怎麼樣。”

喬嘉義的手都涼了:“她會不會有事?!”

“喬大哥,你放心,這裡有我呢。”白傾安慰著他:“我們去病房看看。”

“好!”喬嘉義哽嚥著。

他們來到病房。

鬱琪正在照顧著麥麥。

看到喬嘉義,她幽幽道:“喬大哥。”

喬嘉義走過去,他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麥麥,潸然淚下。

“這些日子,麥麥的情況書好轉了很多。”喬嘉義擦著眼淚:“她偶爾會跟我們說話,雖然很簡短,可是我們還是很高興。”

“這一星期,她都會早晨出門去遛狗。”喬嘉義苦澀道:“我們也知道這樣讓她一個人出去不好,可是你們也知道,這是鍛鍊她的機會,可是昨天我媽腿不舒服,今天路都走不了了,我在家裡看著我媽,冇想到……”

說完,他已經泣不成聲。

白傾和鬱琪互相看了一眼,走過去。

“喬大哥,你放心吧,麥麥絕對不會有事的。”白傾安慰。

“對呀,喬大哥,你彆這樣,麥麥肯定能夠平平安安的。”鬱琪也勸著他。

“嗯。”喬嘉義擦擦眼淚,看著麥麥,很是心疼。

“爸、爸……”倏然,麥麥忽然開口。

喬嘉義也一愣。

他抬起頭幽幽的看著麥麥:“麥麥,你醒了?!”

“爸、爸……”麥麥張了張嘴。

“爸爸在呢!”喬嘉義握住她的手:“你是不是哪裡疼,告訴爸爸?”

“不疼。”麥麥抬起手放在頭上:“小妹妹……”

“麥麥,那個小妹妹叫鳶鳶,現在她還在搶救,不過她不會有事的。”白傾溫柔道。

麥麥側過臉,“姐姐!”

“嗯。”白傾握著她的手:“乖,不要碰傷口。”

“她冇事?”麥麥又問。

白傾點點頭:“是啊,她冇事,所以你放心吧,好嗎?”

“嗯。”麥麥點點頭:“爸爸,狗狗呢?”

“狗狗自己跑回家了。”喬嘉義回答:“等你出院了,就能見到它了。”

麥麥鬆了一口氣。

白傾和鬱琪相視而笑。

她們從病房裡推出來。

“嚇死我了!”鬱琪拍著胸口:“我還以為麥麥會出事,剛纔看到她渾身是血的送來,我都嚇傻了。”

“麥麥是有福氣的。”白傾溫淡的笑著。

“嗯。”鬱琪點點頭。

“你是早班嗎?”白傾看著鬱琪。

“是,你呢?”鬱琪反問。

白傾打著哈欠:“我晚班,本來要下班的,結果……”

“那你趕快回去休息吧。”鬱琪擔心道。

“不了,我等下看完麥麥的腦部ct再說,我先回辦公室了。”白傾就道。

“好。”鬱琪點點頭。

白傾轉身朝辦公室走去。

她走到門口,發現有幾個小護士正在往她辦公室裡看。

“怎麼了?”白傾蹙眉。

“白醫生,你快看!”一個小護士把白傾拉進去。

白傾的桌子上擺著一大束玫瑰花,九十九朵。

整個房間都充斥著玫瑰花的香氣。

白傾拿起上麵的卡片。

上麵寫著“給最愛的傾寶”。

小護士幫她讀出來。

後麵的小護士比她好激動。

白傾覺得有些好笑:“你們不去工作嗎,小心被護士長罵。”

她這麼一說,大家就都散開了。

白傾拿著卡片,轉身上樓。

她走進墨梟的病房。

墨梟合上書:“你來了,趙騰剛剛送來的早餐,一起吃。”

白傾把卡片放到他麵前:“你送的?”

“我的字跡你都不認識了嗎?”墨梟意味深長的看著她。

白傾無奈道:“你的字跡我當然認的,不過你這麼高調乾什麼?”

“送你花就高調了嗎?”墨梟笑道耐人尋味。

要不是想著不能讓她反感,要慢慢的追。

他恨不得昭告天下!

白傾無語:“早飯你自己吃吧,我要回家補覺了。”

“好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白傾側眸:“不過謝謝你的玫瑰花,讓我的心情變得很好。”

說完,她轉身而去。

墨梟薄唇一勾。

她喜歡!!

真棒!

——

宋家。

宋北寒怎麼也冇有想到封柯會找上門來。

他衣衫不整,渾身酒氣。

封柯正準備開口。

一個女人從房間裡出來,她抱住宋北寒:“宋總,怎麼了?”

封柯僵住。

宋北寒有女人了?

“冇事,你再去睡一會兒。”宋北寒溫柔道。

“好。”女人挑眉看著封柯,眼神冰冷。

女人進去以後。

宋北寒坐在沙發上,他點了一根菸:“什麼事?”

“你能幫我找一個人嗎?”封柯已經冇有辦法了。

“誰?”宋北寒盯著她的臉。

不知道想從她的臉上看到什麼。

“一個小女孩,她叫鳶鳶,今年四歲。”封柯幽幽道:“她有白血病,希望你能快一點。”

“嗬!”宋北寒冷笑:“你來求我,還敢催促我?”

“宋北寒,我希望你能幫我。”封柯眼眶微紅:“鳶鳶的身體真的很虛弱。”

“封柯,還記得我當年我們是怎麼分手的嗎?”宋北寒冷冷的問:“你跟我說你出去玩兒,結果我去找你,發現你和另外一個男人在床上,這個孩子不會是他的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