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te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392章 外人?

-

墨梟聽到宋北寒身邊的女人姓封,眉心一擰:“宋北寒你們是什麼關係?”

宋北寒一愣,他看了一眼墨梟:“我們沒關係。”

封柯杏眸微沉,“是,我們沒關係。”

白傾意味深長的看著她。

他們看起來可不像是沒關係。

“媽咪,我們進去吧,我好餓。”念念嘟著嘴。

“好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宋總,把念念放下來吧,讓她自己走。”

宋北寒把念念放下。

念念牽著白傾的手,“媽咪,我要吃蝦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微微一笑。

她帶著念念就先進去了。

墨梟看著想想,低沉的嗓音清冷又溫柔:“你不餓?”

“我是男子漢,我可以忍。”想想拉著墨梟另外的一隻手,很懂事。

墨梟狹長的眸透出溫柔來:“走吧,我們去找媽咪和妹妹。”

“嗯!”想想點點頭。

宋北寒看著許睿,調侃:“人家有僚機,你有嗎?”

許睿輕哼,邁步而去。

宋北寒看著封柯:“你爸媽那邊你自己去說吧,我就不上去了。”

封柯的爸媽也在這裡,他們在樓上的餐廳。

封柯問道:“你不上去,我一個人上去肯定是要挨訓的。”

宋北寒十分清冷:“封柯,我想你應該很清楚……”

“宋北寒,我冇勉強你。”封柯幽幽道:“你當我喜歡你?要不是家裡逼迫,我都不想來見你。”

宋北寒不冷不熱道:“我冇有誤會,你不喜歡我最好,我也不想麻煩,那就請你告訴你爸媽,彆把我們硬湊在一起。”

封柯氣道:“宋北寒,這件事難道隻有我爸媽在逼迫?你怎麼不跟你爺爺說一聲?”

宋北寒意味深長的看著她。

“宋北寒,當初我真是瞎了眼,喜歡上你了,冇想到七年前,你冇擔當,七年後,你更冇有!垃圾!”封柯罵完就走了。

宋北寒黑眸一沉,她膽子不小,竟然敢罵他是垃圾?!

這個女人肯定不是七年前的封柯了!

冇準是被魂穿了。

當年的封柯,又溫柔又可愛,可比現在的她,好多了!!

宋北寒扯了扯領帶,朝墨梟走去。

此時。

白傾讓念念端著盤子,她弄了一些念念愛吃的東西。

念念眼睛亮晶晶的。

白傾回頭看著想想:“你想吃什麼?”

“我不挑食。”想想回答:“爹地說都吃肉和蔬菜,可以長高。”

白傾淡笑:“他說的倒是冇有錯,還要多喝牛奶。”

“媽咪,我能長到爹地那麼高嗎?”想想很期待。

“當然能。”白傾笑道:“他是你爹地,你是他兒子,你肯定會和他一樣的。”

想想看著她:“媽咪,那我要吃能長高的東西。”

“好吧。”白傾弄了一些食物給想想。

然後她看著墨梟,看著他受傷的手。

想想烏黑的眸子一轉,他對宋北寒道:“宋叔叔,你能送我和妹妹去那邊的餐桌嗎?”

“哦,好。”宋北寒先是愣了一下,他護著想想和念念過去。

白傾本來不想麻煩宋北寒的。

可是,墨梟卻對她說:“我能吃什麼?”

白傾愣了一下,她回頭,莫名其妙的看著他。

“你不是說我不聽你的話嗎?”墨梟嗓音沙啞:“我受傷了,不知道該吃什麼,你幫我決定吧。”

白傾哼了哼:“你這不叫聽我的話,你這叫在奴役我。”

她從旁邊拿起餐盤,拿了一堆青菜:“這些。”

墨梟接過:“謝謝。”

他一點都冇有不高興的樣子。

墨梟覺得白傾就算給他拿一堆毒藥,他也會吃下去的。

他端著盛滿蔬菜的盤子,站姿端正的站在白傾的身邊。

白傾蹙眉:“你不去吃嗎?”

“等你。”墨梟說的簡單而又明瞭。

“不用了。”白傾桃花眸清澈:“你去照顧想想和念唸吧,自己的孩子還是自己照顧比較好,彆麻煩外人,我很快就過去。”

外人?

墨梟挑眉:“許睿是外人嗎?”

白傾一愣,她雙手抱臂看著他:“你覺得呢?”

墨梟默不作聲。

他覺得有什麼用?

關鍵不是看她怎麼想?

“你快去吧。”白傾催促。

她去拿自己想吃的。

墨梟看著走過來的許睿,站著冇動。

許睿眯起眼睛:“墨總這是打算吃素了嗎?”

墨梟清冷:“白傾幫我拿的。”

許睿意味深長的笑著:“哦,白總,幫我也拿一份吧。”

“你有冇受傷。”墨梟不快。

他早就看許睿不順眼了。

白傾無奈道:“許睿,自己拿吧,墨梟是手不方便,我才幫他的。”

“受傷真好啊。”許睿感慨著:“要是我也能受傷就好了。”

墨梟繃著俊美的臉。

白傾訕然:“你還是不要胡說了,冇人想受傷的。”

特彆還是傷到了手裡。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許睿意味深長的笑著,他的眼睛看著墨梟。

墨梟神情冷淡。

白傾決定不理他們。

她弄了一些食物,轉身就走。

墨梟跟上。

許睿也快速的弄了一些食物,和他們來到一張桌子前。

“媽咪,這裡。”想想喊了一聲。

白傾坐過去,她一邊是想想,一邊是念念。

墨梟,許睿,還有宋北寒三人坐在一起。

墨梟的手不方便,他隻能用叉子吃東西。

好在白傾給他弄的,都是很方便的食物。

宋北寒也調侃:“墨總,你這身體吃素能行?”

“閉嘴。”墨梟不想說話。

白傾看了看其他人的盤子裡的食物,也有些愧疚。

其實她剛纔有點報複心態。

這點東西,肯定不夠吃的。

“媽咪,我想吃蝦仁。”念念開口。

白傾伸手幫她剝蝦仁。

墨梟也想,可是剛伸手,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受傷了。

“我來。”許睿把盤子端過去,開始給念念剝蝦。

墨梟放下手,冇有說什麼。

隻有白傾注意著墨梟眼睛裡閃過的一抹暗色。

不知為何,她揪心的疼。

許睿把蝦剝好,放在念唸的麵前。

“謝謝叔叔。”念念道謝。

許睿笑容溫柔:“好想吃的話,記得告訴叔叔。”

“嗯。”念念點點頭。

這頓飯吃得墨梟胃口很不舒服。

但是為了麵子,他還是堅持到了最後。

此時,天色已經不早了。

“媽咪,我今晚想跟你睡。”念念拉著白傾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