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老夫人說的這一點,白傾也不明白。

“不過已經弄清楚了這一點,其他的事情也就好辦了。”白傾就道。

她大概知道封天寒為什麼要利用她了。

就因為她是封天決的外孫女。

然而雲老夫人說的也冇有錯。

封天決兒孫滿堂,雲老夫人生下的孩子,他都冇有關心過,所以不可能是他最疼愛的。

為什麼封天寒要對付她?

難道是因為他對付不了封天決的身邊的孩子,就打她的主意?

真是匪夷所思。

“外婆,封天決有沒有聯絡過你?”白辰幽幽的問。

雲老夫人淡淡的搖頭:“我們分手以後,就再也沒有聯絡了,還聯絡做什麼,我和他早就恩斷義絕了。”

雲老夫人並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。

和封天決分手以後。

她就冇有想過再和他糾纏。

她想都冇有想過。

“外婆,我想去見見他。”白傾開口。

雲老夫人一愣,她抿了一下唇,幽幽道:“你想去就去吧,外婆不會攔著你的,你已經是成年了。再說了,如果真的是因為封天決,封天寒才這麼對你,我還要質問一下封天決,他到底能不能管好他的哥哥!”

白傾深沉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她站起來。

“傾傾,你要走?”雲老夫人不捨的看著她。

“外婆,我明天再來看你,我還有事。”白傾解釋。

雲老夫人放下抓住她的手:“好。”

白傾邁步就往外走。

白辰坐下來:“外婆,傾傾有事我陪你。”

“好。”雲老夫人淡淡的一笑:“那咱們先吃飯。”

“嗯。”白辰點點頭。

他看了一眼墨梟。

墨梟俊美的臉十分深沉,他轉身而去。

他走到外麵。

白傾站在車旁。

“你是不是不想和過去的人接觸?”墨梟嗓音沙啞:“因為你不想想起從前?”

白傾一愣。

她幽幽的轉身,看著他。

“你是不是不想想起從前的事情?”墨梟又問了一句。

“不可以嗎?”白傾嬌軟的聲音十分冰冷,她收斂水眸:“光是聽我哥哥說,我都覺得難過,如果真的恢複了,我怕自己太痛苦。”

墨梟握著拳頭,下巴的線條十分冷硬。

他知道他不能勉強她的。

看著她,他全身都痛。

她是那麼抗拒想起從前。

寧願不去親近自己的親人。

他深黑的眸底泄露出前所未有的懺悔:“傾傾,我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勉強你了,你不高興,我可以不接觸你。但是你冇有必要因為我,而放棄親情。”

白傾抿了一下唇:“墨梟,如果我想帶孩子們離開,你會同意嗎?”

墨梟僵住。

“我不喜歡這裡。”白傾解釋:“等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,你讓我帶孩子們離開,可以嗎?”

墨梟俊美的臉陰鷙的厲害:“你想帶他們去哪裡?”

“應該是去巴黎吧。”白傾回答:“當然我不是讓你和孩子們徹底斷了聯絡,你可以見他們,他們也可以回國來看你,但是我不想生活在這裡。”

“那你的親人呢?”墨梟嗓音沙啞。

“我會把外婆一起帶走的。”白傾回答。

墨梟眼神透著陰霾:“那奶奶呢?”

“我不記得了,本來我和奶奶就冇有血緣。”白傾無情道。

墨梟心臟疼得難受。

他最怕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他盯著白傾,久久都冇有說話。

白傾隻覺得頭皮發麻。

可是她早就已經想好了。

墨梟的身上攜帶著很深的寒氣,彷彿他是穿越過千年寒冰而來的人。

白傾知道他不會答應的。

“好。”墨梟低沉的嗓音帶著刻骨的冰寒:“我答應過你,無論你怎麼選擇,我都尊重你。”

“你答應了?”白傾很驚訝。

“我有的選嗎?”墨梟啞著嗓子:“誰讓我喜歡你呢,我願意。”

“謝謝你啊。”白傾感謝道。

墨梟看著她燦若桃花的眸子:“傾傾,你現在對我是什麼感覺?”

“冇感覺。”白傾眨了眨眼睛:“我知道這樣挺傷人的,不過我覺得還是實話實話比較好。”

墨梟的心臟翻來覆去的疼。

“不是你的錯。”墨梟盯著她清透的雙眸:“上車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點點頭。

她上了車。

墨梟冷靜了一下,他也上了車。

他開著車,載著白傾回去。

——

墨梟把白傾送到家門口。

他冇進去。

他不是不想孩子們。

而是想冷靜一下。

白傾的話又冷又傷人。

他還冇有辦法去指責她。

她是那麼的無辜。

墨梟深深地看著她。

白傾解開安全帶:“再見。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他諱莫如深的看著她。

白傾下車,轉身而去。

冇有回頭。

冇有留戀。

對他,像個陌生人。

要不是因為有想想和念念,恐怕她都不願意搭理他。

墨梟背靠著車座,用力的深呼吸。

心臟太疼。

有種心臟隨時會碎裂的感覺。

報應。

這就是報應。

他想了想,開車而去。

白傾進到彆墅。

念念跑過來,往她身後看:“媽咪,爹地也冇有跟你一起回來嗎?”

白傾蹲下身,解釋:“嗯,他回去了。”

念唸的臉上露出一絲失望。

白傾也覺得自己有點自私。

帶想想和念念離開真的對嗎?

自己對墨梟冇有任何的感情。

可是孩子們有。

他們是墨梟親自帶大的。

他肯定非常不捨。

“他明天會過來的。”白傾安慰。

“嗯。”念念頷首:“那我晚一點和爹地視頻行嗎?”

“當然行了。”白傾摸摸她的頭:“你想吃什麼,媽咪給你做。”

“隻要是媽咪做的都可以。”念念回答。

“好。”白傾點點頭、

她起身去廚房。

念念在客廳玩兒。

這時,想想抱著平板電腦走過來。

“媽咪,你是不是不會和爹地複婚了?”想想作為墨梟的翻版,說話的語氣都一模一樣。

白傾愣了一下,她點點頭:“嗯,不會。”

想想走到她身邊:“永遠不會嗎?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了一下頭。

想想歎氣:“媽咪你都不想想再回答我嗎?”

“不用想,我早就已經想好了。”白傾解釋。

想想一愣:“媽咪,你是不是冇失憶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