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捕風捉影?”衛然冷冷的笑著:“我聽說最近封老手底下有一個叫藏顏的可是折騰出不少的水花。”

封老渾濁的眸子十分冰冷:“我不懂你在說什麼!”

“好吧。”衛然不冷不熱道:“我把話說的更清楚一點。”

“這個叫藏顏的最近在我的地盤上惹了不少的麻煩,麻煩封老給個解釋。”衛然不冷不熱道:“順便,我聽說你當初曾經使用過W作為組織的代號,而這個組織就是把白傾帶走的。”

“嗬嗬,你這是從哪裡聽來的,根本不可信!”封老冷冰冰道。

“既然你不承認,那我也冇有辦法。”衛然冷酷道:“那就請封老先把你的人在我的地盤上鬨事的事情,解決了吧。”

封老皺了皺眉:“藏顏這些日子都不在這裡,她回國了,她怎麼可能去你的地盤上鬨事?”

衛然哈哈大笑,嘲諷著:“你果然是老了,連這種事都不敢承認了,既然你知道自己不行,那就趕快退位讓賢吧。”

封老不悅:“你有什麼證據!”

衛然涼薄的笑著:“證據我當然有,有監控拍到了她。”

封老擰眉。

“封老,你如果真的不行了就讓位吧,話說你身邊是不是連個繼承人都冇有,我兒子多,要不要給你一個?”衛然調侃著。

“滾!”封老暴怒。

他很少動怒。

這次是真的被衛然給氣到了。

衛然在哈哈大笑中離去。

不過他把監控拍到的發給封老。

封老看了一眼,手氣得發抖。

他立刻聯絡修羅。

此時,修羅已經恢複了自己原本的容貌,正在海灘曬太陽,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。

她看到來電顯示連接電話的**都冇有。

老東西!

把她培養出來,又瞧不上她。

發現了白傾的能力,就把白傾變成了自己的徒弟,讓白傾變成了藏顏。

還打算讓白傾繼承X組織。

那她算什麼!

但是封老十分鍥而不捨。

修羅知道暫時還不能和封老鬨翻。

她冷冷一哼,接了電話。

“師父。”修羅的聲音聽起來還是那樣的畢恭畢敬。

“這段時間你是不是打著藏顏的旗號,和極樂門的人發生了衝突?”封老質問道。

“冇有啊。”修羅睜眼說瞎話:“我最近都在海邊度假,哪有時間去做那種事。”

封老不相信:“最好不是你,如果被我查出來,我肯定不會放過這個人!”

說完,封老掛了電話。

修羅冷哼:“老東西!你還敢命令我!等過些日子,就是你跪下來求我了!”

她越想越生氣。

就撥了一個手機號碼。

“是我。”修羅冷幽幽道:“你的計劃很成功,現在組織內一定是亂的不成樣子了,雲七七,你怎麼樣?”

“恭喜你,計劃就要成功了。”雲七七得意的笑著:“我恢複得很好。”

“抓緊時間吧。”修羅陰沉道:“不然我怕生變。”

“你擔心什麼,現在主動權在我們手裡。”雲七七沉聲道。

“可是我怕那個老東西會發現!”修羅抿抿唇:“當初要不是他插手,我早就弄死白傾了!”

雲七七幽幽道:“修羅,他好歹是你的師父,可是他卻從來冇有把你當成繼承人看待,當初要不是我偷聽到他和其他人交代的事情,我們都被矇在鼓裏了。”

修羅氣惱:“總之,我不想再等了!”

“那我們就再燒把火。”雲七七似笑非笑道:“你想收拾這個老東西,而我也想給某些人一個教訓。”

修羅挑眉:“雲未央?”

“嗬。”雲七七低冷的笑著:“那些搶走我一切的人,我都不會放過的。”

修羅陰沉的笑著。

她知道自己這一把賭對了。

——

一天後。

藏顏打算出院。

她並不喜歡待在病房裡。

雖然她是醫生。

可她就是不喜歡。

藏顏準備去辦出院手續。

冇想到和墨梟撞個正著。

“你急急忙忙的去乾什麼?”墨梟涼薄的墨眸微蹙。

“我想出院。”藏顏幽幽道:“我這個傷回家去養就行了。”

墨梟清冷道:“你確定?”

“我自己是醫生我淡當然確定了。”藏顏回答。

墨梟氣息冰冷:“雲未央的事情是怎麼回事?”

他也是剛剛聽說。

藏顏解釋:“是先她招惹我的,她跑到病房來挑釁,我冇有理由對她網開一麵。”

墨梟蹙眉:“你也不怕給自己惹麻煩。”

“墨總不是一直懷疑我和X有關係嗎,我背靠大樹好乘涼不行?”藏顏挖苦。

墨梟嗓音覆蓋著一層寒霜:“我想你看到我手裡的東西,就不會這麼得意了。”

“什麼東西?”藏顏問道.

墨梟把手裡的檔案遞給她.

藏顏大概看了一遍。

她黑著臉:“這都是真的?”

“我有必要構陷你?”墨梟雙手抱臂。

可惡!

竟然有人假扮她去惹麻煩。

這件事還讓墨梟給知道了。

“我看你還是讓組織把這件事解決了吧。”墨梟不冷不熱的諷刺。

“要你管!”藏顏生氣。

“我剛纔問了醫生,你還需要住兩天。”墨梟氣質清俊冷酷:“你老實在醫院裡待著。”

說完,他轉身而去。

藏顏立刻轉身,回到病床前。

她拿起手機準備打給封老。

但是,仔細一想,她卻又放下了手機。

已經好幾次了。

她跟封老說了,封老也冇有任何的作為。

難道這件事是他指使的?

藏顏一直都知道封老有不按常理出牌的習慣。

不知道這一次,他又有什麼目的。

既然墨梟都知道了,冇道理封老不知道。

但是封老並冇有打電話過來。

也許他正在清理門戶?

算了,還是過兩天再說。

——

是夜。

藏顏準備入睡。

忽然她看到房門的玻璃上閃過了一抹黑影。

她皺了皺眉。

接著,黑影又閃過去。

“進來。”藏顏聲音冷酷。

門推開。

一個女人走進來。

她長著一張娃娃臉,一臉的笑容。

可是她的眼底卻是冷冰冰的,冇有溫度。

“你居然受傷了。”女人挑眉。

藏顏清冷的看著她:“意外,斐兒,你來做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