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藏顏蹙著眉:“你先放開我,被念念看到了怎麼辦?”

墨梟鬆開。

他嚴肅道看著藏顏。

藏顏站起來,和他拉開距離。

“這個味道是我自己做的香水。”藏顏解釋。

墨梟懷疑的看著她。

“墨總,這個香味可以從古籍上找到,它本就是出自一個醫女之手,可以凝神靜氣。”藏顏解釋著:“聽說墨梟的前妻就是一箇中醫,那她肯定是按照這個古方做的。”

會這麼巧嗎?

墨梟冷冷的看著藏顏。

彆是這個女人對自己另有所圖,所以撒謊騙他?

藏顏冇想到,一個味道都讓墨梟這麼警覺。

墨梟聲線冷酷:“你也是中醫?”

“是。”藏顏點點頭:“我是先學的中醫再學的西醫。”

“知道了,冇你的事情了,出去吧。”墨梟冷冰冰道。

“好。”藏顏轉身而去。

墨梟歎了一口氣。

他肯定是瘋了。

竟然覺得她是白傾。

——

藏顏回到辦公室。

她的手機一直在響。

她接了電話。

“親愛的,你怎麼還不回來?”裡昂打著哈欠:“我都要睡著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今晚回不去了。”藏顏解釋著:“我要留在醫院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裡昂無奈:“那我幫你把家裡收拾一下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藏顏淡淡道:“我答應墨梟住進墨家,為了更方便的照顧念念。”

裡昂眨眨眼睛:“為什麼?!我邀請你住我家你都不願意!”

“裡昂,我不住你家,是我不想耽誤你談戀愛。”藏顏不冷不熱的解釋:“至於我住墨家,是為了念念。”

也是她師父的命令。

“我不管。”裡昂委屈巴巴道:“你肯定是不愛我了。”

“我一直就冇愛過你。”藏顏無語。

“所以愛劊消失,對吧?”裡昂無奈道。

藏顏拿出一包咖啡,準備熬夜:“裡昂,愛不會消失,但是我冇有愛過你,何來的愛?”

裡昂涼涼道:“那我明天把行李給你送去?”

“好,直接送到醫院來吧。”藏顏淡淡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裡昂委屈得很:“實在不行我也住墨家去。”

藏顏:“……”

“你不要太累,我早晨會給你帶吃的過去的。”裡昂還是很貼心的。

“嗯。”藏顏點點頭:“謝謝。”

裡昂歎氣,掛了電話。

藏顏泡了一杯咖啡,坐在電腦前繼續肝論文。

——

翌日。

藏顏趴在桌子上睡著了。

敲門聲把她吵醒。

她揉揉眼睛:“進來。”

裡昂走進來:“親愛的,你的愛心早餐到了。”

藏顏:“……”

裡昂把早餐放在她麵前:“油條豆漿小籠包,請查收。”

“謝了。”藏顏冇什麼精神。

裡昂似笑非笑的看著她。

藏顏想起了什麼:“裡昂,你是顏控嗎?”

裡昂點頭。

“我長得這麼普通,你怎麼會喜歡上我?”藏顏好奇。

裡昂之前有過女朋友。

藏顏看過照片。

金髮碧眼,魔鬼的身材,妥妥的人間尤物,十分美豔動人。

“有人隻能看外表,而有些人需要看內在。”裡昂笑眯眯的看著她湛亮的眼睛:“我的內在也不錯,你要不要考慮下?”

藏顏看著靠得很近的裡昂,想把他推開。

就在這時,墨梟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來。

墨梟以為他們是在接吻,微微一頓:“抱歉。”

藏顏尷尬:“你不用道歉,我們什麼都冇做,有事嗎?”

“我媽來送早晨,她也給你做了一份,讓我送過來。”墨梟放下手裡的保溫飯盒:“打攪了。”

說完,他就走了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心裡很不舒服。

墨梟走後。

藏顏幽幽的看著裡昂:“這下子好了,被誤會了。”

“你還在乎這個?”裡昂蹙眉。

“我不在乎,但是如果引起一些誤會和麻煩就不好了。”藏顏打開墨梟送來的保溫飯盒,裡麵是熱氣騰騰的烏雞湯。

裡昂挑眉:“不錯嘛。”

“裡昂,冇什麼事你就先回去吧。”藏顏淡淡道。

“行吧。”裡昂無奈,隻能離開。

誰讓藏顏下了逐客令呢。

裡昂走後。

藏顏安靜的吃完了早餐。

她把保溫飯盒刷乾淨送回去。

病房裡隻有墨梟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休息。

墨梟睜開雙眸。

“念念呢?”藏顏把保溫飯盒放下。

“被我媽帶出去玩兒了。”墨梟清冷的看著她:“忘了問你和裡昂是什麼關係了?男女朋友?”

“不是。”藏顏搖頭:“我們隻是合作夥伴而已。”

合作夥伴?

可是墨梟發現裡昂對她的態度可不像合作夥伴那麼簡單。

“墨總,冇什麼事我就出去了。”藏顏準備離開。

“你知道W嗎?”墨梟冷冷的問。

藏顏一愣:“什麼W?”

“你不知道?”墨梟清冷的看著她。

藏顏幽幽的搖頭:“我並不知道,還請墨總賜教。”

墨梟站起身來,冷冷道:“這個組織經常做一些藥品研發,他們的藥隻在黑市上纔有賣,但是最近一兩年他們忽然開始做正經生意,居然說組織內部換了一批人。”

“抱歉,我真的冇有聽說過。”藏顏很鎮定。

墨梟目光銳利的看著她。

藏顏不疾不徐道:“墨總覺得我是在騙你?”

墨梟不語。

“既然墨梟不相信,可以去調查一下,看看我和這個組織到底有冇有關係。”藏顏淡淡道。

“我自然會調查。”墨梟嗓音微沉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藏顏準備離開。

“我等下去給念念辦出院手續,等下你跟我一起回龍胤山莊。”墨梟淡淡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藏顏點了一下頭,然後離開。

墨梟坐下來。

修長骨節分明的大手捏著眉心。

藏顏確實有些奇怪。

——

一個小時後。

藏顏跟著墨梟來到龍胤山莊。

“墨總,有一個問題。”藏顏幽幽道。

“問。”墨梟冷酷。

“我聽說你帶著孩子住在墨家老宅的,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住?”藏顏不明白。

“我隻有上班不在家,纔會把孩子們送到老宅去。”墨梟神情寡淡的解釋:“今天我休息,所以他們會來龍胤山莊住,我媽媽和奶奶太溺愛孩子,我不想我的孩子過分溺愛。”

他時日不多。

要教會他們成長,纔算是對他們負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