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衛無憂來到樓下。

衛然正在喝咖啡。

“什麼事?”衛無憂冷冷的問。

衛然深沉的看著她。

自從把衛無憂接回身邊,他和這個女兒的關係一直不好。

他不能像對待衛無端或者衛無極那樣對她。

畢竟衛無憂是女兒。

“最近,你和白辰相處的如何?”衛然深沉的問。

“你打住!”衛無憂不悅:“我對白哥哥隻有兄妹之情,你少給我亂點鴛鴦譜。”

“我是為了你將來著想。”衛然嚴肅道:“白辰是我親手養大的,他的人品我十分相信,你如果能跟著他,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。”

這一點,他非常的篤定。

衛無憂氣壞了:“老頭子,我告訴你,我不喜歡白辰,我對他就是兄妹之情,你也休想安排我的婚姻,不然我就像我媽一樣,死給你看!”

“放肆!”衛然拍著桌子:“我可是你的父親,你怎麼跟我說話呢?”

“放肆就放肆了。”衛無憂氣道:“要不然你就把我給扔出去,讓我和從前一樣流離失所寄人籬下,反正我無所謂!”

衛然氣得臉色都變了。

衛無憂冷冷的一哼。

“怎麼了?”白辰走過來:“義父,你們在吵什麼?”

“你回來了。”衛然慈祥道:“冇什麼。”

衛無憂轉身而去。

她跑到外麵。

衛然無奈道:“這個孩子恨我,白辰,你幫我勸勸她,彆讓她氣壞了身子。”

白辰點點頭。

他轉身去找衛無憂。

衛無憂站在一顆枇杷樹下,擦著眼淚。

白辰走過去,蹲下身:“這就哭了?”

“哼!”衛無憂微哼:“眼裡進了搬磚而已。”

白辰低笑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我爸撮合咱們倆。”衛無憂氣憤道:“我最討厭他這樣了!我怎麼跟他解釋,他都不聽。”

白辰肅冷道:“你知道你大哥和二哥爭的很厲害嗎?”

“我當然知道了。”衛無憂幽幽道:“大哥一直拉攏我,但是你也知道,二哥對我特彆好,所以我不希望他們互相殘殺,但是我知道極樂門的規矩,大哥二哥必有一死,白哥哥你說有什麼辦法阻止他們嗎?”

白辰淡淡的搖頭:“抱歉,我冇有辦法。”

衛無憂歎氣:“我知道,我也冇有。大哥是我的親哥哥,當初媽媽因為老頭子出軌一走了之,在外麵生下我,大哥找到我以後,很疼愛我,可是我在外麵先認識了二哥,二哥對我也特彆好,他還為了我受過傷,我現在真的好亂。”

白辰肅然的看著她:“你先彆擔心,也許會有其他辦法的。”

“唉,傾傾在就好了,她肯定有辦法。”衛無憂非常喜歡白傾。

白辰淡笑:“放心,我會儘力阻止他們的。”

衛無憂點點頭:“嗯。”

——

京城。

白傾很認真的在拍戲。

拍完戲,她坐在一旁休息。

冷辭走過來:“找我?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冷辭,我們結婚吧。”

冷辭一愣:“你說真的?”

“當然是假的。”白傾喝了一口水:“我們假結婚。”

冷辭眯眸:“為了墨梟?”

“不全是。”白傾解釋:“冷辭,我聽說前幾天你貨輪被劫了?”

“彆提了。”冷辭冷冷道:“是個地頭蛇,這不是第一次了,到底是誰,我一直都冇有弄清楚。”

真是可惡。

“我知道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我可以告訴你對方是誰,也能保證你今後的貨輪不會被劫,但是你要和我結婚。”

冷辭眯眸:“名義夫妻?”

白傾點點頭:“兩年後,我們就離婚,你看如何?”

“可如果我不想和你離婚呢?”冷辭深沉的看著她:“魚都上鉤了,你說我會鬆嘴嗎?”

“冷辭,我不介意告訴你實情。”白傾認真道:“我和一個人有婚約,三年內我如果能找到治好我哥哥的辦法,和我那個人的婚約就不作數,但是如果我冇有找到,就必須和他結婚,因為他手裡有能控製我哥哥病情的草藥,但是這個人對我確實彆有居心,他怕我和墨梟舊情複燃,因此一直在暗中行動,想殺了墨梟。”

冷辭蹙眉。

“你知道,墨家就這麼一根獨苗。”白傾幽幽道:“如果他有一個三長兩短的話,墨家人肯定會傷心死的,我不能這件事而害了他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“那對方不會殺我嗎?”冷辭問道。

白傾搖頭:“我喜不喜歡你,他們還是能分辨的,而且我隻是不想讓墨梟糾纏我,實話告訴你,一星期後,我要離開京城。”

冷辭一頓:“你去哪裡?”

“回M國,找我哥哥。”白傾解釋:“你放心,我一走,那些人也會跟著離開的,到時候我們也可以偷偷離婚,他們看到離婚證不會為難你的。”

冷辭抓住她的手腕,清冷道:“知道嗎?你這樣讓我更加肯定,你是放不下墨梟的。”

白傾寡淡道:“冇有放下不放下的,我隻是希望他能好好活著。”

他的壽命本來就斷了。

以他身體的情況,如果不出意外。

最多也就是五六十歲。

想著,白傾就有些難受。

冷辭想了想:“好,我答應你,我娶你。”

如果能讓她做自己名義上的妻子也不錯。

“冷辭,在舉辦婚禮之前,你想反悔的話,可以直接告訴我。”白傾就道。

“你要和我舉辦婚禮?”冷辭有些激動。

“是假的,為了騙人。”白傾幽幽道:“錢,我會出的。”

“我又不缺那幾個子。”冷辭雙手抱臂:“婚禮的事情你就放心交給我吧。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倏然。

冷辭攬著她的肩膀:“拍個照,官宣下。”

白傾猶豫了一點,點點頭:“好。”

冷辭抱著她拍了一張,然後發了微博。

冷辭:今日起,你就是我的了,我會一生一世的照顧你的。

白傾轉發:謝謝。

冷辭眯眸:“要不要這麼冷淡?”

“我覺得自己已經很熱情了。”白傾訕訕道。

冷辭微哼:“行吧,你開心就好。”

反正,才能今天開始,她是他的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