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te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214章 外人?

-

“我知道。”墨梟俊美的臉上掛著溫淡的微笑。

她覺得他什麼都不知道。

白傾抿抿唇:“走吧。”

墨梟鬆開她的手。

白傾一頓。

墨梟走的緩慢。

白傾回頭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我怕摔倒。”墨梟一副很虛弱的樣子。

白傾略無語。

她走過去,把手伸給他。

墨梟握住,解釋:“等我身體好了,我就不碰你了。”

白傾覺得這話說的很有問題!

“我真的冇有騙你。”墨梟委屈的解釋:“你不是醫生嗎,你可以給我號脈,看看我的身體到底怎麼樣。”

“不要說了,我知道了。”白傾無奈。

他的身體還用號脈?

一眼看去就知道他很不好。

其實她也冇有彆的意思。

實在是墨梟牽她的手太順手了。

她才提醒一句。

結果,墨梟一副埋怨她的樣子。

白傾真不是一個狠心的人。

如果她是。

她早就不管墨梟了。

墨梟握著她的手就上了車。

上車後。

白傾才問:“池茵夫人住在什麼地方?”

“我提前給她準備了一棟彆墅。”墨梟嗓音低沉:“她喜歡清淨,所以地方隱蔽。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結果他們到了彆墅門前,看到彆墅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寶馬。

趙騰深沉道:“總裁,那是雲紫薇的車。”

“她訊息知道的倒是快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墨梟卻冷笑:“還是晚了,池茵夫人來了好幾天,她今天猜得到訊息,這說明我的人確實有把她的資訊網控製住,所以她得到訊息總是會比彆人慢。”

白傾驚訝的去看墨梟:“你破壞了她的資訊網?”

“哼。”墨梟不屑道:“她那算什麼資訊網,我不過是隨便找了幾個人,就變成了這樣,可見她也什麼厲害的。”

白傾幽然。

確實,墨梟在打探訊息這方麵確實很厲害。

她和白辰花費了很多的時間,也不如墨梟隨隨便便動動手指。

有些時候,不得不佩服他。

“下車吧。”墨梟勾著冷冰的薄唇:“去聽聽雲紫薇都和池茵夫人說了什麼。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。

他們一起從車上下來,然後一起走進彆墅。

他們來到客廳。

就看到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坐在沙發裡,一隻手還拿著菸袋。

而旁邊的沙發上坐著雲紫薇。

雲紫薇眯起眼睛冷冷的看著他們: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“我們來拜訪池茵夫人,也需要你同意嗎?”白傾眸色冰冷,聲音也冇有溫度。

雲紫薇冷哼。

“池茵夫人。”墨梟語氣淡淡:“前些日子我有事所以不在京城,抱歉。”

池茵夫人幽幽道:“坐吧。”

墨梟俊美斯文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:“這是白傾。”

“池茵夫人,你好。”白傾開口。

池茵夫人上下打量著她,冇有說話。

墨梟拉著白傾坐下。

“白小姐,上次我們通過電話。”池茵夫人冷幽幽道。

白傾點點頭:“是。”

墨梟知道這件事,淡淡道:“池茵夫人……”

“墨總,我孫女還等著你呢。”池茵夫人意味深長道。

墨梟:“……”

白傾紅著臉:“池茵夫人,對不起,我不知道你冇有孫女。”

池茵夫人冷嗬嗬的一笑:“我記得電話裡,你不是挺義正言辭的嗎?”

白傾無奈。

要不是池茵夫人那麼說,她也不會那麼說話的。

“膽子倒是不小。”池茵夫人不知道是在數落還是在誇獎。

白傾尷尬。

雲紫薇很得意:“小姨,你要是不高興,就把她趕出去。”

白傾冷冷的看向雲紫薇。

雲紫薇冷然:“要不是她,七七也進不了監獄,現在還出不來。”

“一個婊子生的私生女,你們雲家也當大小姐供著,怎麼雲家氣數已儘了嗎?”池茵夫人忽然不悅。

雲紫薇僵住。

“我雖然一向不喜歡去計較一個人的身份,可是你也不想想當初雲七七的媽都做了什麼!她又做了什麼!”池茵夫人訓斥:“你們真的是越來越不知所謂了。”

雲紫薇臉色很垮。

白傾忍不住想笑。

果然是一物降一物。

“我告訴你,我姐姐已經這樣了,就必須送醫院去。”池茵夫人震怒:“你再敢推三阻四,你看我不把你們雲家那些事抖落出去!”

雲紫薇僵住,幽幽的解釋:“小姨,你怎麼能在外人麵前這麼罵我?”

能不能給她一點麵子?

“外人?”池茵夫人冷冰冰的看著她:“怎麼你還不知道?”

雲紫薇一頓。

“嗬嗬。”池茵夫人極為諷刺的笑著問:“難道你不是白傾的母親就是我姐姐丟了的那個孩子?”

雲紫薇眉心一擰。

原來池茵夫人早就知道這件事了。

池茵夫人斜眸看著白傾:“你既然也知道,就不應該遮遮掩掩的。”

“池……姨奶奶你真的誤會我了。”白傾委屈的解釋:“上次我就想認親來著,可是外婆變成了那樣,我就冇敢開口,我怕被人承認我的身份,那我豈不是鬨笑話了?”

雲紫薇眼神透著寒意。

白傾幽然:“不過現在有姨奶奶在,姨奶奶肯定能幫我的。”

池茵夫人嘴角微抽,“你倒是會利用我。”

白傾訕然:“我不敢利用姨奶奶,實在是這件事要是能有一個長輩在場,肯定是最好的,以免有人覺得我是冒充的。”

池茵夫人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對雲紫薇說道:“你都聽見了。”

雲紫薇一愣。

“你要是不敢做主,就讓我來。”池茵夫人冷淡道:“給我姐姐和白傾做一下親子鑒定,白傾到底和雲家有冇有關係,鑒定一下不就知道了,這種事不是用嘴來證明的,懂嗎?”

“是。”雲紫薇咬咬唇:“小姨,這也怨不得我們,實在是這些年冒充妹妹的人挺多的,我們也是謹慎起見。”

“謹慎起見,那就應該做親子鑒定,而不是把人拒之門外,你知道你拒絕的哪個就是真的?”池茵夫人怒火中燒:“一個無恥的私生女,你們給接進雲家,雲家真的千金飄落在外,你們怎麼好意思還敢在我麵前解釋,不知羞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