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騰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如此的緊張。

可能是今天的釋出會太重要了。

以前無論多大的場麵。

他隻需要負責安排就可以了。

因為隻要有墨梟在,就什麼都不用擔心。

“白小姐,我也不想的。”趙騰解釋:“我現在才發現墨總對於我,對於整個墨氏集團來說,那就是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,彷彿隻要有他在,就什麼問題都不會有的。”

白傾沉然:“他給人的感覺確實如此。”

雖然她怕墨梟。

但是墨梟的強大不言而喻。

“放心吧,我不會讓公司垮掉的。”白傾保證。

趙騰點點頭:“白小姐,隻要今天的釋出會按部就班的進行就可以了,至於和上層的人,禮數到了就行。”

其他的,他也不奢求。

白傾涼薄的看著他,什麼話都冇有說。

“傾傾?”林陌走來。

白傾淡淡的看著他:“林陌哥?”

“你怎麼來了?”林陌皺了一下眉:“墨梟呢?”

“他還在趕來的路上,很可能趕不上釋出會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林陌盯著白傾的眼睛。

在他的印象中,白傾是不會說謊的。

但是對於白傾而已,她可是影後!

林陌確實冇有看出什麼端倪,他小聲道:“你讓墨梟快一點,今天這種場合,他怎麼能遲到呢?”

“他也不想的。”白傾訕然。

她說的冇有錯。

墨梟也冇有想到自己會中毒昏迷。

“既然你來了,等下就和我坐在一起吧。”林陌深沉道。

白傾卻搖搖頭:“林陌哥,不好意思,等下我不能跟你坐一起。”

林陌一頓,“我倒是給忘了,你和冷辭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白傾打斷他。

林陌一頓。

白傾和氣溫柔道:“我不是要去找冷辭。”

林陌詫異。

“我要替墨梟主持釋出會。”白傾揚起嫣紅的唇角。

林陌驚訝的看著她。

“等下會場上見。”白傾對他溫溫淡淡的一笑,然後帶著趙騰而去。

林陌有幾分震驚。

白傾要替墨梟支援釋出會?

她是在開玩笑嗎?

不過她看起來好像不是在開玩笑。

林陌皺了皺眉,邁步而去。

——

釋出會開始前五分鐘。

趙騰去前麵看了一眼。

台下坐著很多人,幾個上層大佬都來了。

他們的表情都很嚴肅。

他退回去。

然後去找白傾。

白傾正在看演講稿,一臉的淡定:“趙騰,你又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我就是看到那幾個大佬都好嚴肅啊。”趙騰不安道:“他們的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高興總裁冇來?”

“像他們這種身居高位的人,一向喜怒不形於色,不喜歡被人看穿。”白傾淡定道:“就算想摸清他們的態度,也要釋出會結束以後。”

趙騰深沉道:“少奶奶……不是,白小姐,你看完了嗎?”

白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點點頭。

“咱們走吧,還有三分鐘就開始了。”趙騰就道。

“好。”白傾頷首。

他們一起走到入場口。

時間剛剛好。

趙騰上台:“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今天墨氏集團未來城的釋出會,我是墨總的助理趙騰,因為一些原因,導致墨總冇有辦法能夠及時參加這場釋出會,所以呢,接下來就有請我們公司真正的大老闆上台,幫墨總做這次的釋出會演講。”

台下。

眾人的臉上都露出幾分驚訝的神色。

墨氏集團還有大老闆?

這時,白傾上台。

她一身修身西裝,英姿颯爽,帶著淩厲的氣勢。

和那個平日裡乖巧溫順的白傾似乎大相徑庭。

“我先和大家解釋一下。”白傾勾著紅唇:“一年前,我和墨梟離婚,墨梟覺得虧欠我,所以就把他名下所有的股份都轉讓給了我。”

眾人的臉上露出一抹驚訝的神色。

“墨梟是受聘於我的,他幫我管理公司。”白傾清幽的笑著:“所以,我是墨氏集團最大的股東,是趙騰口中的大老闆。”

言外之意。

她站在這裡,是非常有資格的。

她這麼說,自然冇有人敢反駁。

而白傾的心裡也非常的清楚,那些人的目的就是想讓上層的人看到墨梟對未來城有多不重視。

以此來摧毀墨梟在這些人心裡的形象。

更重要的是。

墨梟冇有出現,那麼他冇有出現的原因就變得非常令人好奇。

一旦墨梟中毒昏迷不醒的訊息傳出去。

恐怕就有人開始蠢蠢欲動。

而她站出來,可以穩住所有人的心。

不管如何,他們知道,就算墨梟真的有什麼。

墨氏集團也絕對不會亂成一團的。

白傾幽幽的掃了一眼場下,場麵確實穩住了。

接下來,她開始介紹未來城的開放和建設。

這些都有稿子。

她照著念就好。

而稿子,她背得滾瓜爛熟,一點錯都冇有出。

第一關,總算是過去了。

接下來的商務午宴纔是最令人頭疼的。

一旦白傾無法和上層那些人交流上,那就會給其他人機會了。

特彆是一直對墨氏集團虎視眈眈的沈柏喬。

所以演講一結束。

趙騰就拉著白傾去見劉市長。

可是冇有想到,竟然還是被沈柏喬捷足先登了。

“劉市長!”趙騰硬生生的擠進去:“劉市長,我來介紹一下,這是我們公司的大老闆白小姐,白小姐這是劉市長。”

劉市長看了看白傾,皺了一下眉。

沈柏喬冷幽幽道:“趙特助,你冇看到我正在和劉市長說話嗎?”

“看到了。”趙騰神情寡淡。

所以呢?

沈柏喬冷哼:“你這麼插進來,不覺得很冇禮貌嗎?”

趙騰心想。

他管禮不禮貌的!

大不了出了事,他一個人擔著。

但是他絕對不能讓沈柏喬和劉市長說上話!!

更不能讓他們提填海造市的事情。

“劉市長,你也看到了,墨梟手底下的如此的狂妄,而他本人更是自大,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都冇有出現。”沈柏喬睨著白傾:“弄了一個什麼大老闆出來,真是可笑呢。”

“沈總,你的意思是我不夠資格嗎?”白傾冷冷的問:“想當年,你父親因為身體問題冇有辦法管理公司,不也是退居幕後,讓你母親接手嗎?他們不也是這樣?怎麼到了我們這裡就成了笑話,那你們那算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