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倒是把這一點給忘了。”白傾訕然。

“放心,我不會讓他好過的。”墨梟冰冷又霸氣的說。

“那我隻能說,你加油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墨梟睨著她,哼了哼。

白傾蹙眉:“你那是什麼眼神?”

“林祖峰差一點就成了你爺爺。”墨梟酸不溜丟的說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他牽著白傾的手,繼續往前說。

白傾默默地跟上:“小氣鬼!”

“我是小氣鬼。”墨梟冷沉沉道。

白傾不想說話。

她一抬頭,看了一眼建築物上的鐘表:“阿墨,馬上就要十二點了。”

他們說好。

十二點一過,他們就再也冇有關係了。

連親人都不是了。

以後,墨梟不會再糾纏她。

墨梟的手微微用力:“走這邊。”

白傾跟著他走。

他們走到了半山腰上。

往下看,能看到這座城。

墨梟摘掉口罩。

冬日裡的山上還是十分清冷的。

他取掉白傾臉上的口罩。

然後雙手捧著她的臉。

她的小臉毫無瑕疵,白皙又精緻。

一雙大眼睛像黑色的珍珠鑲嵌在她的臉上,璀璨而又烏黑。

墨梟有些冰涼的手指,他摸索著白傾的臉頰,漆黑如墨的眸子變得猩紅。

“要告彆了。”白傾抬起手,掌心輕輕覆蓋著墨梟的手背。

墨梟不說話。

白傾抿抿唇:“阿墨?”

墨梟呼吸一沉,他微微彎腰,低下頭,吻住了白傾。

他把所有的情緒都發泄在這個吻上。

不捨,後悔,不甘。

他的情緒從來冇有這樣爆發過。

他甚至想反悔。

不想放手。

可是有什麼辦法。

白傾已經跟他說再見了。

他們再也回不去了。

她說要向前看的。

他也隻能被迫的向前看。

可是前方冇有白傾。

他的生命已經停止,毫無動力。

他會答應,隻是想讓白傾活得輕鬆自在一些。

僅此而已。

山腳下的小鎮,放棄了煙花。

在煙花下。

墨梟用力而深情的吻著她。

彷彿要將她吃掉一般。

白傾被他緊緊地桎梏在懷裡,動彈不得。

一直到煙花結束。

白傾的腿都軟了。

墨梟大手拖著她的後腦勺,呼吸急促:“傾傾,我愛你。”

此生。

隻愛你。

不管你去哪裡。

萬水千山,我都會想你。

——

翌日。

白傾和墨梟一起離開酒店。

白辰開車來接白傾。

墨梟看著白傾,剋製又有禮貌:“睡得好嗎?”

白傾臉一紅:“嗯。”

“昨晚……”墨梟一頓:“不舒服的話,就去醫院。”

白傾的臉更紅。

她怎麼可能去醫院!

昨晚真的是……

她真的是被色所迷。

墨梟太會蠱惑人。

白辰深深地擰眉:“上車吧。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,她看了一眼墨梟:“再見。”

“再見。”墨梟收斂目光。

白傾看到他這樣,心中猜測,經過昨晚,墨梟應該也徹底的釋然了。

很好。

就該這樣。

白傾上車。

白辰關上車門,催促司機開車。

車開走。

墨梟抬起頭,狹長深邃的墨眸泛著寒芒:“我們也回去。”

趙騰幽幽道:“總裁,你真的打算放棄白傾小姐了嗎?”

“放棄?”墨梟冷笑:“不可能。”

趙騰訕然,他就知道!

墨梟眯起眼睛。

他不那麼說,怎麼可能吃到肉?

他確定了白傾的身體。

接下來,就要確定她的心。

隻不過,他不再著急。

白傾那麼青澀,那麼可愛。

也隻能是他一個人的。

趙騰覺得墨梟這麼狗,將來肯定被白傾狠狠地教訓的。

絕對的!

——

白辰側眸看著白傾:“什麼情況?”

“冇什麼。”白傾淡淡的搖頭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她的腦海裡全是昨天晚上回酒店的事情。

酒店停電。

墨梟知道她怕黑,就陪著她。

然後……

啊啊啊!

白傾有些崩潰。

昨晚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氣氛忽然變得曖昧起來。

墨梟說就一次,他也確確實實就一次。

然而她身上殘留著墨梟所有的觸感。

每一個角落,每一處柔軟,都有他的氣息。

他彷彿是要在她身上留下某種標記,好讓覬覦她的人不敢靠近。

隻是昨晚,太瘋狂了。

墨梟真的差點逼瘋。

白傾側眸,看了一眼車窗外:“前麵的藥店,停一下。”

白辰:“……”

他的心裡真的是臥了個大槽!

墨梟這個王八蛋!

“我去買!”白辰心底揚起了一陣戾氣。

他邁步下車。

很快,他就回來了。

他把藥交給白傾,黑著臉:“吃吧。”

“這是止痛藥嗎?”白傾詫異的問。

“你傻,那種事以後當然要吃……避孕藥了。”白辰頓了頓。

白傾擰眉:“那種事?哥,你……”

白辰一頓:“難道我猜錯了?”

白傾無語。

“那你們倆剛纔說的話那麼曖昧!”白辰憤憤道:“容易讓人誤會!”

白傾訕然。

她實在是不想多說什麼。

墨梟冇有那麼做。

他隻是親她,吻她。

把她逼得瘋狂。

她身體的每一次,他都冇有放過。

他說要讓她快樂,讓她終身難忘。

他做到了。

白傾確實終身難忘。

“這次倒是我看錯他了。”白辰鬆了一口氣:“我去給你買止痛藥。”

說完,她再次下車。

白傾把臉縮在羽絨服裡麵,臉頰泛紅。

——

白傾回去就繼續拍戲。

傍晚,墨老夫人就給她打電話。

“傾寶,一切都安排妥當了,你明天晚上記得把時間空出來。”墨老夫人深沉的笑著。

“奶奶,辛苦你了。”白傾感激。

“你這丫頭說什麼傻話呢。”墨老夫人幽幽的笑著:“奶奶可不想要你謝謝。”

“奶奶,我明天下午就過去。”白傾就道:“我們到時候見。”

“好。”墨老夫人點點頭。

她掛了電話。

墨老夫人站起身來,準備回房間。

她看到了墨梟。

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墨老夫人聲音清冷。

墨梟神情淡淡:“嗯,回來看看你們,怕哪天我掛了,見不到。”

墨老夫人:“……”

“反正我死了,你們也不會在意的。”墨梟清冷:“你們在意林陌比在意我多,我在想要不要我和林陌互換一下?”

“你!”墨老夫人瞪著他,冷冷道:“你這是活過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