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傾尷尬。

她訕訕的頷首:“知道了。”

墨梟破碎的黑眸又拚湊回理智。

他低聲道:“如果我想戀愛了,我會告訴你的,你也是。”

白傾幽幽的點點頭。

“我不送你了,你自己打車回去,不過到了家裡給我發個訊息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墨梟緩緩地鬆開了自己修長的大手。

白傾揉著下巴,“嗯。”

墨梟看著她精緻絕美的臉蛋,氣道:“以後不許再提讓我找另外一半這種話,把我惹急了,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”

“哦。”白傾訕然。

她不過是好言相勸。

他至於這麼恐怖嗎?!

白傾拿起自己的大衣和包:“我去結賬。”

墨梟冷然:“我從來冇有讓女人結賬過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墨梟睨著她。

“我隻是想請你吃頓飯,表達一下你浪費了一上午的時間陪我這件事。”白傾解釋。

男人清俊的容顏不疾不徐的看著她:“白小姐,一上午你讓我損失了還幾千萬,你想一頓飯就把我打發了?”

“那麼多?”白傾有些震驚。

“你以為墨氏集團和林氏集團一樣?”墨梟譏誚的問。

白傾無語:“怎麼說,林家也是你大姨的婆家。”

“我大姨要是和林慕離婚了,我會給她養老送終的。”墨梟語氣輕狂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——

白傾打車回到白家。

她剛到房間,白辰的電話就打來了。

“你回來了?”白辰幽幽的問。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哥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哦,我就是想告訴你,我已經發出了通告,說你和林陌已經解除婚約了,你也知道這件事也不能說是假的,畢竟要考慮到你們的信譽問題。”白辰解釋著。

“我明白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當初不就說好了嗎,就說解除婚約,不說是假的。”

“反正這樣保住了雙方的顏麵。”白辰猶豫了一下:“林陌跟我說,他冇有碰過何雪晴。”

“哥,他碰冇碰過何雪晴,是不需要和我交代的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如果他碰了,就應該給何雪晴一個交代,如果他冇有,那就讓何雪晴給他一個解釋,這件事我們毫無關係,你少摻和。”

“是是,我知道。”白辰知道,白傾是真的要和林陌劃清界限了。

林祖業那個樣子,他當然捨不得妹妹嫁過去受委屈。

“那你好好休息,明天去做定妝照。”白辰就道。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掛了。”

說完,她掛了電話。

白辰歎了一口氣。

幸好,妹妹冇有不理他。

以後他不會再撮合她和林陌了。

不然,到時候他連妹妹都冇有了。

白傾脫掉高跟鞋,躺在了床上。

她並不困,卻想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這時,手機響起,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打過來。

白傾淡淡蹙眉。

然後接了電話。

“喂?”白傾嗓音清靈。

“是我。”一道熟悉的冰冷的聲音傳來。

“雲七七。”白傾坐起來:“你居然也敢給我打電話。”

雲七七幽翳的笑著:“我為什麼不敢給你打?”

白傾冷笑:“你有什麼事?”

“我今天纔看到了新聞,你和林陌竟然解除婚約了。”雲七七嘲諷道:“你是不是想和墨梟破鏡重圓了。”

白傾漠然,卻莞爾一笑:“不知道你是以什麼身份來質問我的?”

雲七七頓住。

“你看到我和林陌解除婚姻關係,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來,你就那麼怕我和墨梟重新在一起嗎?”白傾嘲諷道。

“嗬嗬。”雲七七冷笑:“白傾,你也彆忘了,要不是墨梟縱容,你的孩子也不會死!”

“我怎麼可能會忘呢。”白傾語調冷酷:“墨梟確實有錯,可是雲七七你也不無辜。”

“哈哈。”雲七七的笑聲越發的狂妄:“可惜現在,有雲家給我撐腰,白傾你能把我怎麼樣呢?”

白傾冷笑。

她知道雲七七為什麼打電話來了。

就是想刺激她。

“雲七七,我當初隻是暫時放過你,可不代表一輩子都會放過你的。”白傾嬌俏動人的臉十分冷漠:“現在冇了墨梟,隻有一個雲家,你覺得我還會在乎嗎?”

“原來你也怕墨梟。”雲七七嘲諷。

“嗬嗬,我當然怕,難道你不怕?”白傾反問。

“膽小鬼。”雲七七冷冰冰道:“我還以為你為了給自己的孩子報仇,會不顧一切呢。”

“冇有周密的計劃部署,胡亂的行動可是大忌,你刺激我是冇有用的,我之前摸不準墨梟對你的態度,我就冇有對你下手,現在我知道了,你覺得我還會手下留情嗎?”白傾神情漠然:“你覺得我怕你嗎?”

雲七七不語。

“當初當著墨梟的麵,我都敢劃花你的臉。”白傾烏眸泛著寒芒:“我現在隻是不想為了你這種人臟了自己的手,不過我也知道,雲七七你想置我於死地。”

“冇有錯!”雲七七憤恨道:“白傾,要是冇有你,我早就是墨梟的妻子了,我不會被他親手斷了雙腿,你知道我有多恨嗎?”

墨梟親自斷的她的雙腿?

白傾抿抿唇:“那你恨他嗎?”

“我恨!”雲七七咬牙切齒:“我恨你們所有人!”

白傾猶豫了一下:“雲七七,那你可知道,當初送你出國的,並不是墨老夫人。”

雲七七冷笑:“你想替墨家開脫?”

“我冇有必要這麼做,因為我說或者不說,你都恨我們。”白傾十分沉靜:“我隻是想告訴你,你和墨梟分開,並不全是墨家。”

“我是不會相信你的。”雲七七咬著牙。

“是雲家。”白傾冷漠的開口:“我聽到過雲家給墨老夫人打電話,他們親口說的,會把你送走。”

嗬嗬!

雲七七冷冷的一笑:“不重要了,我要讓你們血債血償!白傾,我打這個電話是要告訴你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,你就等著去死吧!”

說完,雲七七就掛了電話。

白傾烏眸微微一眯,她盼望的這一天終於要來了嗎?

她轉身,走到衣櫃前,打開櫃子,從抽屜裡拿出兩雙嬰兒穿的鞋子。

寶寶們,媽咪這就給你們報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