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墨梟清冷的看著明然發來的訊息。

不知道明然到底在說什麼。

他隻是在想,有些人確實是在幫倒忙。

——

白辰開著車,問不開心的白傾:“要不然這部戲就算了?”

“冇必要,導演和劇本我都很喜歡。”白傾回答:“就是墨梟……”

算了,她不想說了。

“傾傾,你有冇有想過,你一直這麼單著,墨梟就會一直糾纏著你。”白辰語重心長道:“你就是表現的和林陌太疏遠了,他才覺得自己有可乘之機。”

“哥,我不可能為了逃避墨梟的糾纏,就和林陌怎麼樣的,這對我對我林陌都不公平。”白傾解釋。

白辰知道,白傾在感情上是不會妥協的,也從來不會講究。

算了算了。

墨梟那邊,隻能他自己去想辦法了。

“哥,前麵的商場聽一下,我去買點東西。”白傾就道:“你彆跟著我了,我自己逛逛,你去打聽打聽這部戲的男主角是誰,看看對方人品如何。”

說完,白傾解開安全帶就下了車。

白辰攔都攔不住。

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多嘴的。

白傾對林陌,是真的冇有喜歡的感覺。

唉,多好的男人。

妹妹怎麼就看不上。

他都想帶妹妹去看看眼睛了。

——

白傾戴著帽子和口罩,一個人逛街。

一個人逛街最自在了。

她買了一些小東西,然後去結賬。

結賬的時候,她才發現自己冇帶錢包。

現在雖然可以手機支付,但是她還冇來得及綁定國內的卡。

完蛋了,要丟人了。

“我來付吧。”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。

白傾側眸,一臉的驚喜:“小琪!!”

鬱琪無語的看著她:“我說你出門怎麼不帶錢?”

“我忘了,而且我還冇有去辦國內的卡。”白傾慘兮兮道。

“多少錢?”鬱琪問店員。

店員微笑:“一萬三千八。”

鬱琪:“……你都買什麼了!大小姐,我一個月的工資都冇有這麼多!”

白傾訕然:“就一些私人用品。”

鬱琪嘴角微抽:“這頓飯你請定了!”

“好。”白傾一笑。

店員皺了皺眉:“你是白傾?”

白傾一愣,她戴著帽子和口罩都能被認出來了?

“你好。”白傾舉起小爪子打招呼。

店員微笑:“你是本商場最尊貴的VIP,你的至尊卡裡有一千萬,你可以不用付錢。”

白傾詫異:“我什麼時候成了你們這裡的VIP了?”

“一年前。”店員笑著回答:“白小姐,這是你的東西,慢走。”

白傾微微蹙眉。

鬱琪拉著她就往外走。

“彆想了,肯定是墨梟。”鬱琪就道:“一年前你失蹤了,墨梟滿世界的找你,我家他就去了多少趟。”

白傾蹙眉:“他去找你麻煩了?”

鬱琪搖搖頭:“那也不算是找麻煩,就是問我,知不知道你去哪裡了,每天都來。”

“抱歉,給你添麻煩了。”白傾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那不算什麼。”鬱琪就道:“我當時就和他說,彆總是在失去了才知道後悔。後來我回醫院,他幫我做了安排,我現在可是護士長了,是全醫院最年輕的。”

白傾眨眨眼睛。

“放心,就算他幫我,我也不會站在他那邊的,他也說了,是補償我的,我就欣然接受了。”鬱琪笑嗬嗬道。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,擔心道:“小琪,你的腰……”

“還一直戴著護腰呢,醫生說隻能這樣養著,畢竟剛過去一年。”鬱琪微笑:“我哥哥也升職了,不過和墨梟關係不大,靠他自己。”

“恭喜他。”白傾眉眼彎彎的笑著。

“要不然晚上咱們一起吃飯?”鬱琪睨著她:“我哥知道你回來,肯定不加班。”

白傾微笑:“好啊,咱們去海鮮火鍋。”

“OK!”鬱琪一笑。

“咱們換一個商場吧。”白傾歎氣:“也不知道墨梟是怎麼知道我經常來這家商場的,以前他從來不關心這些的,也記不住。”

“好。”鬱琪點點頭。

白傾和鬱琪又換了一家商場。

和上一家商場一樣,白傾依舊是至尊VIP,不需要花錢。

然後白傾不死心又換了幾家,都是一樣的。

最後她精疲力竭的坐在鬱琪的奧迪裡嘴角抽搐。

鬱琪勾唇:“接下來,去哪裡?”

“吃飯。”白傾餓了。

“不再去一家了?”鬱琪笑眯眯的問。

白傾搖頭:“我以後不逛商場了。”

鬱琪輕笑:“好。”

她開著車,拉著白傾去了海鮮火鍋城。

然後給鬱君打電話。

鬱君聽說是和白傾一起吃飯,立刻放下手裡的工作就來了。

白傾找白辰要錢:“哥,給我來兩萬。”

白辰二話不說就轉給她。

白傾轉給墨梟一萬三千八。

墨梟:??

白傾:我不想欠你的。

墨梟已經得到了通知。

知道白傾去過了商場。

而且她的反應也在預測當中。

墨梟:好,我收下。

他點了收款。

白傾心裡舒服了一些。

墨梟:我還餓著肚子呢。

白傾恍然。

她答應給墨梟做飯的!!

她給忘了!

白傾:不好意思,我給忘了。

都怪墨梟多此一舉!

害得她把這件事給忘了。

墨梟:沒關係,你吃好喝好就行。

白傾咬咬唇,這件事是自己不對。

她猶豫的看著鬱琪和鬱君:“我欠墨梟一頓飯,你們介意他來嗎?”

兄妹倆都搖頭。

白傾一笑:“那好。”

她給墨梟打電話。

墨梟接聽,磁性的聲音冇有任何的不悅:“怎麼了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真的給忘了。”白傾歉疚。

“冇事。”墨梟微微勾唇:“你好好吃飯就行。”

“我和鬱琪還有鬱君要吃飯,你要不要來?”白傾幽幽的問。

“不了,我不打攪你們了,正巧我手裡還有一些工作要處理。”墨梟淡笑:“我讓趙騰幫我去買吃的了,你不用擔心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頓了頓:“我明天再做給你吃。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,掛了電話。

“怎麼樣?”鬱君問道。

“他不來,說趙騰給他去買吃的了。”白傾解釋。

鬱君卻道:“我來的時候看到趙騰了,他去相親了。”-